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艺评论 文艺评论

其实季节有言

作者:周占林    时间:2016/11/4 14:40:49
——徐向东诗集《季节无言》序
来源:中山日报2016年10月29日A8 作者:周占林 字数:2659 
     
       “让雨水清洗皱纹,不要被误导/把未经农民千辛万苦种出的粮食/从瓷碗里掏出来/没错,朝着风的方向走/到没有鲜花的地方寻找鲜花”。翻开诗集《季节无言》,我首先被这一段段优美而具有哲理的诗句所打动。
      说起来,认识诗人徐向东本人,远没有认识他的作品早。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在上世纪80年代踏入社会,一同有教书育人的经历,一同有和《长城文艺》一样的情缘……这种种的缘由,令我在读他的作品的时候,有了和阅读其他诗人诗歌作品不一样的感觉,有一种代入感,有一种熟悉及亲近感。所以阅读他作品时也不由自主地显得投入起来,不是平常的一目十行,而是一个字一个词语地贴近,想象之中,诗人在创作某一首诗时,该有何种环境何样心情,它们又是如何让诗人进入创作的语境之中?一首首读下来想下来,虽然有点儿辛苦,但确实是痛并感动着快乐着。
       一个人在诗坛一往情深地行走了三十多年,该是有一种多么坚韧的精神在支撑着他。他的心该有多么的坚强,才能拒绝功名利禄的诱惑,用一颗纯净的灵魂歌唱,讴歌或许不仅仅是讴歌着他眼中的真善美,也用心中的爱和手中的笔抨击着一些事物裸露的假丑恶。徐向东对人生,对现实,对生活,他始终用他富含爱与哲理的诗句,赋予着文字崭新动人的生命,履行着诗人在时代浪潮中的使命与担当。
      他的诗集中的第一辑 “都市捞”就别有一种寓意。“林梢如哨/我却听不见/雷声的走动/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听不见山谷此时的回响/只有根/让大地有了疼痛//那声音/那响亮的声音/在树干上滚动/变成了一个个美丽的圆”(《年轮》),这不仅仅是一个哲学命题了,因为年轮这个词语从我们步入小学就接触了,但能从一种事物的表象,让笔锋抵达事物的内核,体现了诗人是如何的睿智,如何的勇敢。走动的雷声,不仅仅是在林梢,他们更走动在我们生活中的每时每刻,在雷声过后,闪电的光将照亮我们前行的路,这种文字的温暖,构筑出生命的年轮。一首诗写出新意不难,难的是写出的诗每一首都要有新意。“有诗歌的日子/和无诗歌的日子/正好相反地走着/行人看不到天际/生活中,有无数江湖/其实,它们都非常的浅/只剩下两个字叫你猜//丝毫没有用心去追逐什么/不过,我想今后/还会写些诗歌”(《我还会写诗歌》)。我还会写诗歌,自信,也只有这种自信,才能让自己的诗歌站起来,像一棵棵身具灵气的仙草,茁壮于作者前进的路上。这里没有说教,没有故弄玄虚,无论有没有诗歌,那浅浅的江湖,不能使诗人沦陷,无论戏谑和嘲弄,都不能阻止“我”还会写些诗歌。这种悬挂在词语之上的希望和信心,才是诗人给予我们最为宝贵的诗歌精神。
      诗歌不是教科书,诗歌也不仅仅是诗人的轻吟浅唱。他们往往在你的不经意的阅读中,透过诗人自然的叙述突现对人生的感叹。“我感受不到/左耳的风声,右耳的雨点/故事有什么开头或者结尾/只知道季节的静//一片树叶和熏衣草/在没有波浪的河流行走/缓慢和安静/可它们的影子能遮住河的深度/我仿佛听到了/长堤上有流淌的声音疾走”(《季节无言》)。季节不会说话,但他们却一直以春夏秋冬、风雨雷电、花开花落等等形式和状态呈现在我们面前,无言的恰是我们人类。感受不到的不是风声,不是雨点,而是那些叩击我们心扉的对世事的麻木与无视,正是我们人类的冷漠才真正改变了我们生存的世界,让大地干涸,让洪涝成灾,这种致命的缺陷,让我们步步危机。诗人用纯粹的语言构筑理想中的王国。一片树叶的影子能遮住河水的深度?无论如何,只能听流淌的声音在长堤上疾走。无奈,不再是让我们麻木的借口,忍受,不再是让我们妥协的原因,季节无言,诗人却可以呐喊。“像耕牛一样俯身/让土地生产了亲切的语言/流动的故事/成了秋天凝固的美丽//与你絮语/构成了这浩荡的乐章/明丽的眼睛/给夜增添了无数星光//做一把永不生锈的犁耙/开拓疆土/花的种子在地下生长”(《爱》)。爱虽无心,诗人却俯身、流动、凝固了人间最普通的美,有心的爱也才能浩荡,才能从明丽的眼睛中喷射星光。想做一把永不生锈的犁耙,就要摒弃一些虚伪却实在的名利勾引。作者的机智,在他的诗歌中无处不在,正是这机智,让花的种子在地下生长,和我们一同期待着花开的日子早一天到来。期待“花呼吸清新的空气/浑身如此清香/寂寞而骄傲地伫立/在时光的拐角/她闪过一束惊艳”(《我仿佛听到了她的呼吸》),“泛滥、焦土、汪洋、欲望”,让我们学会思考,在飞翔中 “看到了一扇洞开的大门/明净,如天上的云/地上的草”。
      读完《季节无言》,却有满腹想要和作者交流的欲望。其实,季节有言。徐向东的诗歌创作,具有自己的鲜明特色。我们看到,在第三辑《喊故乡》中,如《一朵花是一座坟墓》、《一只酒杯》、《在五月,喊故乡》等作品不同于诗人早期和去年的创作,又有了自觉的超越和创新。诗集基本上按时间顺序排列,具有个人收藏和诗路探索的效用。诗人的诗歌语言机智、新颖,想象奇特,寓意丰富而有哲理,风格多样,读来令人寻味。在当下,写优秀诗歌的诗人很多,但是优秀的诗人却不多。徐向东的诗歌创作,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是优秀诗人行列中的成功一员。
      (作者系著名诗人,中诗网主编、中诗作家文库主编、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秘书长、《诗歌地理》杂志主编、中国现代诗歌研究院副院长。)
作品品读
       诗人徐向东的《爬山》这首诗,正道出了千万打工者在人生中寻觅的万般辛酸:“海拔五百米而已/一条羊肠小道/耗尽百分之九十的力气/他才爬上山巅/亲切地叫它另一个故乡”。“海拔仅五百米”,山,并不是高不可攀,面对眼前的小山,但这百分之九十,耗尽的几乎是全部的心力。就这样,找到另一故乡。其间的苦,只有心中自知。
       全诗以“爬山”为象征手法,形象地写出了漂泊在外的游子寻梦的艰难。是的,在家乡的生活简单而惬意,轻松而舒适;而我们,却总不愿安于现状,总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苦苦跋涉,上下求索,只为求得第二故乡安营扎寨,求得一点可怜的认可。而这寻梦之旅,不是仅有天赋就能得一席之地,不是仅靠勤奋刻苦就能达目的。我们的命运,似乎永远是不可知的,不是自己可以把握的。这究竟是为什么?诗人的心中,依然困惑。有困惑,才有思考,才有动力,才有进步。这正是人生追求的意义。
       此外,诗集中,如《看工艺作品展》、《玻璃窗上的水珠》、《到没有鲜花的地方寻找鲜花》、《一朵花是一座坟墓》等许多诗作,具有深刻的思想重力、哲理美学和后现代性,诗人的语言力避平庸,“异质感”鲜明,生动、优美,读之令人难忘。
       黄祖悦:湖北恩施人,著名作家,现居广东中山。

 

   【上一篇:正在崛起的南头文学     下一篇:萧宽——著名画师简介及作品欣赏 】    【返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