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学作品 文学作品

医 病 疗 心

作者:    时间:2016/11/11 11:10:45

卢 宗 仁

 

不是不得已,不会上医院。其实医院并不可怕,医生能治病,医院可疗心。我在医院的三次经历,就是医病疗心的真实例证。

1981年7月,18岁的我从岳阳师范毕业。毕业体检时,发现肝大两指,必须要做肝功能检验,如果有肝病,就不能按时分配。这对于我,无异于晴天霹雳。家里破天荒出了个中专生,眼看就要吃“国家粮”了,就要拿工资了,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缓分配!对于一个羽翼刚刚丰满,正是帆蓬待举,志满意得的年轻人,这无异于判了鞭刑。回去怎么交待?怎么对得起父母亲人?人家会怎么看?是不是犯了错误?反倒是有病不可怕,怕的是人言,畏的是流言。记得在平江县人民医院,我抽完血,一个人侧躺在走廊的石凳上,再也抑制不住痛哭,那种哭是按住了塞子又被冲开又按住又冲开的那种压抑,是一种失措的无助,是一种无奈的委屈。那时真的是太稚嫩了,稚嫩得不堪一击。就像一株刚出苗圃的树苗,还没栽下去就遇到一场暴风雪,我挺得住吗?走出医院,我对每一个健康行走的人都投去羡慕的目光。自由地呼吸,自如地行走,自主地生活,这其实就是最大的幸福。这一次的体检检验出转氨酶正常,虚惊一场。但这一个小插曲,给我的人生打了一次疫苗,让我的血液中注入了对生命的虔诚与神圣、对生活的热爱与珍惜、对工作的敬畏与景仰。

2005年,由胆结石引发的胸胀背痛,隔三岔五袭击我、折磨我。每一次疼到极点时,恨不得马上去医院把胆割了。可只要稍稍缓解了一点,又退缩了,还是等下一次吧。毕竟,胆是母亲给我制造的一个重要零件,毕竟“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还有着血性雄性豪气的象征,怎么舍得!但到了10月份,又一轮的痛排山倒海,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把我逼到了墙角,这才绝望地做出了割胆的决定。走进市广济医院,打了三天点滴,吃了三天稀饭,爱人扶着把我送进了手术室。当医生开始把我的手脚绑定,我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逃跑!可是,为时已晚,一个大男人,也实在是不想暴露自己的懦弱。当医生注射了麻药,通报还有两分钟倒计时,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听着墙上闹钟催命的嘀嗒声,真像是绑上了就要发射的火箭,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欲哭无泪,欲罢不能,那种只有在梦中经历过的危险、恐惧、绝望像洪水一样将我淹没。等到那个罩子往脸上盖过来,我什么也不知道了。手术倒是顺利,两个小时后,我已推回了病房。可是到了晚上十点钟,醒麻后的剧痛疯狂袭来。动不得,咳不得,摸不得,一个脑袋轻成了一片羽毛,要用手去摸一摸,才知有脑的存在。我把来探望的亲人逼走,因为我要惨烈地叫,我要狰狞地喊。那一刻,最绝望可怕的念头都有了,我实在受不了,强烈要求打了一支杜冷丁。我不知道,那些经历了截肢、换肾、植皮、开颅……等等手术的人,他们要忍受怎样的痛苦?那些被病痛长年累月折磨的人在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时,内心是怎样的煎熬与挣扎!人的一生能够不上一次手术台,那是天大的福份,那是万世修来的幸运。反思自己,要是平时注意饮食、修养心性,可能不至于挨上一刀。因为长达三年多负责一项工程建设,一直处于斗争的漩涡,常常气向胆边生,火从心头起,往往一次争执下来,胆就抗议了,胆就示威了。成了无胆英雄后,我的心性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静观花开花落,闲看云卷云舒成为心常态。包容别人也就是宽待自己,纵有凄风苦雨,依然一笑而过。感谢这一刀,让我的心智得以新生。

2012年,步入50岁。原本就是年富力强,帆蓬正举的好时光,不料被严重的亚健康状态包裹了。想睡的时候睡不着,满脑子的蜜蜂把神经唱衰。不该松弛的时候眼睛一闭就不肯睁开,任自己掐手捏鼻搓耳按手心敲颈根都无济于事,低头就是温柔之乡,惊醒便是朦胧现实,眼皮千斤重,心头万虫咬。一场会下来,真假上厕几次,凉水冲脸几回。有时坐在车上鼾声骤起,有时半夜舌燥喉干、头重脚轻。自己照镜子,眼皮耷拉,眼袋松弛,脸是猪肝色,鼻呈豆沙红。如此状态,实在是心力憔悴,苦不堪言。于是,我下定决心,只跟书记请了假,对外就说去了广州,一个人悄悄来到市二医院,一连住了九天,上午打点滴,下午做运动。家里粗茶淡饭,数着春夏秋冬。这样的住院调理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只有静静的人生思考,看着点滴,想着的是乳汁的滋养;望着护士,回忆的是青春的清纯;和室友闲聊,聊出健康的共鸣;听着救护车的尖利汽声,心头敲响了珍惜生命的警钟。

九天的护肝,心态的调适,我又精神焕发,红晕敷脸,眼含波光。我们常常把生活的无奈,工作的艰难,身体的衰败归咎于环境、命运,甚至是体制,常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去搪塞,甚至拿人情、豪情去包装虚张声势的应酬,以伤害身体、牺牲健康去逢迎官冕堂皇的际会。什么“感情真一口闷”,什么“蓬壁生辉”,什么“才子高人”……我不敢说没有外因的影响,但我更要说我们自己有多少定力抵制了诱惑?有多少理性战胜了虚伪?只要内心淡定,只有护住灵肉,为人不生风雨,律己莫纵贪欲,如此,天塌不下来,雾罩不长久,人家赞好当然好,自己喜欢更是真。许多的人生道理,我们都懂,不少的养生名言,我们会说,可放到现实中,往往短路失忆,好了疮疤忘了痛。人的劣根性就在于:不到黄河心不死,不临悬崖不掉头。悔时已晚,是人最大的悲哀。

三次医院经历,治了病,也疗了心。身体需要消炎,心灵也要排毒,身健心康,此乐何极!

 

   【上一篇:牌令与人生     下一篇:丁艳华的诗 】    【返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