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点 文化视点

我还有好多事没办呢——偶遇孙红之所见所闻

作者:    时间:2017/1/9 11:25:57

我还有好多事没办呢——偶遇孙红之所见所闻

 

                           本刊首席记者伍新永   通讯员杨洋

孙红,一个男人的名字

大概是两周前吧,我到医院陪家人看病。候诊区的长椅上,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个武高武大的中年人。我低头看手机,手里捏了一份《北京社区报》,没注意其他。

分诊台的护士在喊患者的名字。我收起手机,开始计算什么时候能轮到我们。这才注意到,身边这位男士盯着我手里的《北京社区报》,看一眼,转过头;又看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把报纸递过去:“您要看报纸吗?”

他接过去,道声谢。问:“您也在社区工作?”

我说我不是,我是这家报纸的工作人员。想起他说了个“也”,我问他:“您是社区工作者?”

他深深点头:“对。”

候诊无聊,于是闲聊。这是个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很老实很诚恳的人,说话时总是面带微笑,语速不快。他是海淀区皂君庙南路社区居委会的书记兼主任,最近胸痛、咳嗽,低烧,所以抽时间来看看。我看他面色萎黄,略显憔悴,问:“社区工作也挺累的吧?”

“累。”他又深深点头,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在别的医院看过一次了,怀疑我是肺癌,今天再到这儿查查。”他平静地说出这个让人心惊肉跳的字眼,目光开始游移,叹了一声。

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悲悯地看着他。他抬起头,落寞地看着远处说:“但愿是误诊吧。其实我也不怕什么,可就是,我还有好多事没办呢。”

他说他孩子还小,老妈妈已是耄耋之年;单位的事更多,人员缺编,一个人要干两个人的事,一天到晚加班都忙不过来,“我这一病,他们更忙了。”他们,说的当然是他的同事们。

我们的工作性质不同,但是看在“社区”二字的份上,互加了微信。他叫孙红。一个大男人,不知为何起了个女性化的名字。倒是有一个益处,好记。

希望他能早点回到我们中间来

有了微信,联系起来方便多了。12月14号,周三,孙红发来微信:“确诊了,肺癌晚期,骨转移。”我回复:“安心养病,不能低头。”他说:“明白,不低头。”

不管怎么说,不论新交还是旧雨,认识的人得了这个病,对心情都是个影响。我看到他们的微信群里开始说这件事,于是联系了皂南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朱勍华女士。她说,孙红二十多岁就开始在皂南社区工作。社区总计2085户,4836人,外来出租户272户,945人。所有这些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总之无论大事小情,都是包括孙红在内的居委会这六个人(核定编制12人)在管。十三年了,孙红的勤勉敬业、诚恳和善,孙红的耐心和爱心,得到了居民和社区同仁的一致认可。

谁都知道,社区工作涉及的都是很小很碎的琐事,但事事关乎民生、关乎和谐。上级的期许、居民的祈望,集中在他们身上。所以,他们承载了太多的责任和压力。重压之下,身心都需要及时的疏解和调整,可他们缺乏的恰恰就是身与心的休养生息。所以,一个社区工作者,能这样长期坚持做下来,靠的只能是一份责任和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奉献精神。

朱勍华说,孙红这一病,好多居民都来打听。老人、孩子、临时居住的外地打工者,习惯了面对孙红那张微笑和善的脸。这两天没见到他,都来问:“孙主任干什么去了?”有位年近八十的老人,走路都困难,硬是蹒跚着来到孙红家,见面就说:“你这孩子,病了,怎么不跟我们说呢?不知道我们惦记你吗?”老人说,自己身体不大方便,再说也不知该买点什么水果好,执意留下点钱,表示心意。

朱勍华说,居民们惦记孙主任,我们这些朝夕相处的同事更惦记他。现在大伙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他能早点回到我们中间

润物细无声

润物细无声,孙红十三年的默默奉献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显性效应。

12月22日,皂南社区居委会向居民们发出了捐款倡议书。截止12月25日,孙红的同事和居民们共捐款两万余元。

第一份捐款,来自已经离职的社区同事高女士。她虽然早已离开了社区,但是看到微信后,第一个带着宝宝赶来捐款。

六十多岁的康秀华阿姨得知消息,和她上高中的孙女李想一起来到居委会。康阿姨捐了1000元,李想自己和同学王添奕每人捐了100元。

几位经常一起唱歌和参加社区活动的阿姨,原本是过来问老年卡的事,看到倡议书后,立即回去拿钱,向孙红表达了一份爱心。

退休居民胡国锡是一位热心肠大叔,听说主任病了,马上来到居委会,掏出500元,说,月底了,钱有点儿紧,等下个月开了工资我再来捐一些。

一位执意不留姓名的女士把1000元现金投入捐款箱。她说她的家庭也经历过类似的事,现在她要把爱心传递下去。

25日,朱勍华值班,一位年轻的先生敲开了办公室的门。他是一位租户,并不是这里的居民。看了倡议书,他专门赶来捐了3000元,说是尽一份心意。

短短几天时间,皂南社区居委会先后收到了来自大钟寺社区、农影社区、广通苑社区等三个兄弟社区的爱心捐款。大家都是社工,工资收入微薄,但那一份份爱心,无不炙热滚烫。农影社区的孙主任自己捐了1000元,还把社区卖废品攒下来的200元也加了进来。

重残居民俞海,常年吃低保救助。他不顾身体不便,一瘸一拐来到居委会,捐了100元。这笔钱,是他每个月低保救助的八分之一。

身患乳腺癌正在接受化疗的社区党员王致辉,为孙红捐了100元。她委托工作人员转告孙红:打起精神和病魔作斗争,癌症不可怕,要乐观勇敢去面对。

皂南社区居委会计划在1月13日孙红生日那天,策划组织“迎新春健步走 为孙红祈福加油”的活动……

又想起孙红的那句话:我还有好多事没办呢。是的,小家、大家,好多事等着孙红去办。生病了,而且是这样的恶疾,他想的居然是“好多事没办”!也许,正是这种自然流露的焦灼,映射了一颗无物无我服务百姓的赤子之心。

润物细无声——社区工作琐碎繁冗,不可能有烈烈轰轰的非凡事迹。但,正是这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琐碎小事,考量着一个社区工作者的良心和耐心,更不着痕迹地营造着社会的和谐。


润物细无声——孙红的同仁们、社区内外的居民们,正用他们点点滴滴的爱心,滋润着孙红的心田。涓涓细流,汇成江海之波,托举着生命的希望。

   【上一篇:琐忆我的父亲     下一篇:创城背后的尴尬镜像 】    【返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