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艺评论 文艺评论

“两河”文化符号与正阳文学景观

作者:文/河夫    时间:2014/9/12 11:17:04
十几年来,当我在异乡的行走中,倍受南方香山文化“和岭南文化”的感染时,当我沉浸书海,深受历史文化和文学名著的熏陶时,当我漫游网络,感知社会快速发展和时代持续进步时,我都会为我漂泊的灵魂寻找故乡的根。这根是什么?就是汝河岸边的一缕清风,就是汝河两岸的田园牧歌,就是豫南人丰收的年景,就是一个个永远也讲不完的关于祖先的传说和勤劳勇敢的乡亲,以及他们永无止境的追求……这根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文化”。当然,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对于本土文化的探寻由来已久,只是远离家乡故土以后,无论从个人情感还是从思想认识来说,文化根的意识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迷恋。
几乎是在一种寻觅与渴望之中,牛林先生主编的正阳文集《岁月的金》(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79月出版)、以及庞增智先生主编的《淑玉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99月出版)和《寸心集》(作家出版社20069月出版),给我带来了惊喜。尽管这几本书是家乡正阳县文学创作品种的一个集合,但我从每一篇作品、每一首诗歌的字里行间读出了“文化”,这种“文化”既是本土文化的直观反映,也是本土文化的提炼和升华,还有与区域外大文化的融合、发展。可见,出版者将《岁月的金》纳入驻马店当代作家文丛系列是十分有道理的。
县长李新中先生在《岁月的金》序言中写道:“作为灌溉之利是汝河、作为气候分界线的淮河以及作为绕邑护城的慎水河依然驯良而美丽……黄天厚土,背负着旷而沃的土地,在千年的生活方式里,这个灿烂的名字,被他的影子所……第一次,找不到与身俱来的骄傲和光荣。
在序言里,李新中县长对主编牛林给予高度的评价,“那个叫牛林的长者是正阳县的文学泰斗。文如其人,生活中的他就是一个特别认真、较真的人。他痛恨和鞭挞社会上种种不良现象,愿做一只牛虻刺激正阳这头步履蹒跚的老牛促其前进。他针砭时弊有鲁迅风骨,奖掖提携文学青年也如鲁迅之于柔石、萧红”。
《岁月的金》一书,充分挖掘、整合利用积淀丰厚的正阳文化资源,创作出更多具有时代精神和民族特色的艺术精品,加快打造“文化正阳”,使正阳县尽快实现由文化资源大县向文化强县的跨越。正阳县的党政领导很明确地意识到文学艺术的文化内涵,并赋予文学艺术以文化使命,这本身就说明了《岁月的金》已具有的文化意义。在这里,我始见文化正阳一词,这是令人兴奋的。当然,“文化正阳”一词可能并不是第一次见诸书面,我想它最早应该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正阳近三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我在异乡未能读到,无法确认。现在,“文化正阳”一词什么时候出现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研究“正阳文化”,就像广东大张旗鼓研究“岭南文化”、中山大张旗鼓研究“香山文化”一样,让“正阳文化”服务“文化正阳”。“正阳文化”可谓源远流长,至少可以追溯到2100多年以前建县之始,如果以“真阳直立人”为源头,那将更为古老更为久远。“正阳文化”对应于岭南“水文化”而言,可以称为“淮、汝两河文化”,对应于香山“商业文化”而言,也可以称为“资源文化”,其生命、意识、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包括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都有独特的形态和风格,其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条件蕴涵着巨大的开发潜能,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值得深入研究。
庞增智先生主编的《淑玉集》里,选入古今诗歌1770首,共计今古作者256人,其中当代作者197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驻马店市作家协会主席刘康健在该书的跋语里写道:“……《淑玉集》这本正阳当代的《诗经》,真可谓洋洋大观,将古往今来之吟咏正阳的诗篇都收入集中,不能不说的大手笔。当然,《淑玉集》已与孔先生编的《诗经》不能同日而语了,虽无《风》、《雅》、《颂》,但有赋、比、兴”。这本书若放置在天中大地上,那就是一座丰碑啊!多少人都需要仰视。
在《淑玉集》的跋语里,正阳县作家协会主席牛林给予高度的赞扬:“……在这本诗集里,我们有幸读到难得一见的正阳及写正阳的先人们的诗作,他们作古已经上千年、上百年了,尽管由于战乱、文字狱等原因,他们的诗歌遗产备受摧残,流传下来的,已是一毫芒了,但这些诗句的深刻寓意,耐人寻味;有的抒情真挚,感人肺腑;有的写景自然,怡人耳目;有的想象新颖……足供我们学习、欣赏与借鉴。”
县长李新中在《淑玉集》的序言,《古月今夕分外明》的一文里写道:“庞公增智,诗坛魁首,书坛翘楚,因势利导,挥执教鞭,育人教势,正阳乡贤。作协老牛,奖掖后学,秉笔率先,不待扬鞭。百花齐放,争奇斗艳,老有佳作,少有名篇,硕果盈枝,饮誉周边。正阳诗坛,沉寂千年,真正繁荣,就在今天。”
“庞公宏愿,淑玉编纂。汇集大成,古今佳篇。数载辛劳,付梓出版。驻马店市作家协会主席康健,欣然作跋,正阳诗经,鼓励多赞。”
我之所以把《岁月的金》、《淑玉集》和《寸心集》看成文化符号,是因为它的作者运用艺术的笔触和真挚的感情记录了“正阳人”的起源,以及其历史、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发展变化过程,风土人物与民间习俗的关系等等;是因为它的编者既从艺术出发又从文化出发,全面展示了正阳人民的生活风貌、道德理想、行为习惯和价值追求。《岁月的金》不仅亲近着自己的每一寸土地,还有更加开阔的视野,它将目光从历史扫向现代,从乡村扫向世界,将外面精彩的东西(文化)移植到正阳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移植到正阳人的心里,使正阳在自己扎实的文化根基上走向新的发展历程,这既是正阳文化的生长,也是正阳文化的延伸。
美文因其真实美、直诉的特征反映生活,我们从《岁月的金》里窥见的风俗习惯、道德规范、行为模式、语言符号、价值观念等等,都深深地打上了正阳文化的烙印。它以艺术的方式呈现了正阳文化的丰富多彩,所以,《岁月的金》绝对是一本“文化”的书。
对于正阳的文学景观,我是非常的欣赏的,除了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姚国禄先生和孩提时代的偶像、现任正阳作家协会主席的牛林之外,今年两次回乡的时候,在牛林先生的引荐下,我有幸结识了吴群、张运涛、施永杰、何玲、谢玲、王静、徐泽均等一批优秀的作家,从他们身上我看到正阳文学的希望。
驻马店市作家协会主席刘康健先生曾对正阳文学现象作出中肯的评价:天中文学看正阳。毫无疑问,正阳文学是走在全市前列的。这个队伍的的领军人物当数多年来一直笔耕不辍的牛林先生,继《世相麻辣烫》、《笑中也有泪》、《难得不糊涂》三部著作问世之后,还主编了一部正阳县有史以来的第一部综合文集《岁月的金》。今年,他又出版了一部为大家喜闻乐见的新民谣专著《观政听谣》,发行后备受社会的关注。这本集子,作者给其的定位是:“弊绝风清的呐喊,如针似剑的诤言,忧国忧民的心曲”,倾注了作者强烈的责任意识、社会意识、忧患意识,读后给人一种堪有屈原《国殇》之愤、鲁迅《呐喊》之意,拳拳忧国心,深深忧民情,跃然纸上,令人动容。除此之外,牛林先生还创作了大量的小说和纪实散文,在文坛都产生了较好的影响。 
正阳文学创作还有一位不可小觑的人物,那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姚国禄先生,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对我的文学之路都产生深远的影响。近年来,姚国禄的诗歌、散文创作收获颇丰,作品屡屡见诸报端,去年,出版了诗集《临街的窗口》,市作协还专门为他的诗歌创作召开了作品研讨会。 在姚国禄先生创作的大量的乡土题材的诗歌、散文里,我们感受到了一个勤奋的作家对故乡深沉的爱。他的诗关注大自然和生命本身,表现了人的性灵之美和人间永恒的挚爱。本土作家吴群认为,在姚国禄的大部分乡土诗作里,一切有关家乡的精美意向,都可以在家乡正阳的乡村找到对应物,他深爱着正阳的家乡和家乡那纯朴的风土人情,他是那样醉心于乡土、醉心于自然,醉心于纯朴的乡风民俗,是那样强烈的爱恋,那样执着地痴情于故乡的山水,以至于他的诗歌像家乡的小溪一样源源不断地流泻出来。在如歌的生命岁月,诗人怀揣感恩的情愫来写作,没有修饰,没有华丽,没有堆砌,没有呻吟,有的是真情,真意,真心,真爱。应该说,姚国禄的乡土诗歌创作已经达到一个相当的境界。在散文的创作上,姚国禄的文笔还是彰显功力的,他的散文清新流畅,语言精练,构思精巧,立意高远,文理脉络清晰,语言充满诗性。近年来,他创作的散文《淮河岸边是家乡》、《童年的月亮》、《乡村记忆》、《樱桃红了》、《故园情结》等相继在《散文选刊》、《中国散文家》、《河南日报》刊出,受到文坛的关注。去年他还获得了2010年中国散文年会奖,作品被收入河北省中学生考试阅读分析试题,他的散文创作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在正阳文学的创作队伍中,张运涛的小说正在成为文坛杀出的一匹黑马。 近几年,他的小说创作日臻成熟,作品陆续在国内文学刊物出现,《小说界》、《安徽文学》、《四川文学》、《小说月刊》、《芙蓉》、《特区文学》、《鸭绿江》等国内知名刊物刊相继刊发他的作品。 他的小说背景基本上是乡村题材和校园生活,因为他熟悉乡村那片广袤的土地和他钟情的校园。他的小说故事情节构思巧妙,朴素的语言包含生命的质感,又具有深刻的思想性,把人们引向一种新的思考空间。而正阳的另一位小说作家吴群创作比较关注底层人的生存状态,关注打工生活,表现了一个作家应有的良知。除了小说写作,吴群还创作出了大量的散文、诗歌作品。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情感真挚,文笔清新质朴,流畅自然。 何玲的小说多取材于乡村题材,语言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刘刚的小说创作游离于传统与现代之间,多以白描的手法深入故事情节的本身,读起来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
在新诗作者当中,正阳文坛也活跃着一支诗人队伍,如雷超、王静、张新 、刘红军、赵海洋、徐泽均、徐憬等人。这是一个诗歌创作的群体,是他们装点了正阳诗坛的灿烂星空。而正阳的散文除了姚国禄、吴群之外,还有施永杰、谢玲、冯一玲、钱向伟、陈强州等,他们长年笔耕不辍,创作出一批质量不错的散文作品,他们的创作成就是值得肯定的。  
由于笔者远离家乡多年,对正阳的文学现状只是一个初步的回顾,限于我手头的资料较少,不可能对正阳文学现象做出全方位的评析,待以后条件许可再与家乡的文友们共同探讨,以臻使正阳文学现象成为两河的文化符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透析市场经济中的“赵本山文化”现象 】    【返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