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翰墨飘香 翰墨飘香

一笔一世界,书法寄真情

作者:张玉海 姚小毛    时间:2017/1/16 11:35:24

一笔一世界,书法寄真情

--记中国国画院副院长、中国国画院广东分院院长 楼锡云

                                                                    本刊首席记者      张玉海        姚小毛

   【上一篇:陈池昌和他的书画收藏情缘     下一篇:王耕利 :笔耕心织 矫若惊龙 】    【返回】  

更多

再次采访楼锡云,是在他刚参加完由北京春耕园书画院发起有近三十位书画名家组成的,在青岛举办的“关爱儿童全国书画名家公益慈善拍卖会”。接受采访的时候,一路风尘仆仆的他,还没有来得及休息。

采访楼锡云之前,我再一次读了他的书法作品,尤其是他的隶书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楼锡云隶书风格流利高古,独树一帜,其书意且对于其隶书和草书之书风有所渗透,增加了书法的形式美、传统文化蕴涵和观赏感的丰富性。楼锡云的书法似乎继承了秦汉石刻艺术之精华,又似乎借鉴有唐李阳冰城隍庙记以及元明清一些隶书杰作。但是,作为一个书法家,楼锡云的改造和创新是更值得称道的。他没有重复他们,而是更加改良。有意拉长字体,上重下轻,结构十分注重疏松而均匀,使字体在飞动中获得稳定感。

此外,楼锡云的书法具有极强的装饰风格,于源头观之,似乎对汉砖字体有所传承,又放佛排斥刻风,无论阴阳。他的书法形偏长而圆润,工美而多姿。又因高度锻造线条质量,使其装饰性较强,装饰形式有变形和羡书等不同。流畅通达,及其优美,尽现古意。看似单纯,实则稔熟美在治范,十分难得。

艺术家最容易落到摹仿和匠气的泥淖里,一生迷失在前人大家的影子里。从这个角度讲,楼锡云的书法创作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作。他的创作灵感突显出一种源力的气质。无论在技法上,还是在立意上,他有自己独特的一套体系。他没有想法绝不落笔,没有新意绝不起稿,他所追求的就是芸芸众生中那个独立的,特别的自己。

楼锡云的书法作品从清秀中散发的是一种刺破青云的阳刚之美。他吸收传统,注重落笔的旷达、霸气,气象上蒸腾的便是一派大气和豪迈,“小桥流水”的委婉深深藏在那些细线的弯曲里——欣赏他的书法,犹如一曲美妙的高山流水……

寻找大师的足迹

循着楼锡云的成长轨迹,还是不难发现他书画的最初源泉其实来自童年。有人说书画往往是和家庭背景联系在一起的,楼锡云的之所以走向书画之路,也正因为此。

楼锡云1960年3月出生于浙江东阳的一个书香世家,很小的时候,就随在当地很有名气的伯父练习书画,小学、初中、高中在学校组织的各类书画大赛,他每次都是稳拿第一,久而久之,学校里的小大师就成了他的代名词。

1978年12月,伴着天空飘舞的雪花,楼锡云应征入伍走进军营。初到部队的他很快就被首长发现他的书画特长,不久,他就破例提升为新闻干事,负责部队的宣传工作。然而,天却不尽人愿!就在楼锡云在部队干的风生水起的时候,所在部队却收到“精兵简政”的命令,二十岁的他只好离开迷恋的军营,复员回到老家,在一所中学拿起教鞭,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如果说部队教会他做人。对于退伍后在学校教书育人的楼锡云来说,那绝对是练习书法的大好机会,因为,他可以把所有的业余时间,全部用在练习书画上……

机遇总是会给那些有准备的人。1985年,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中国书法函授大学首次对外公开招生,面对这个天赐良机,楼锡云激动万分,他二话不说,毅然报名成为中国书法函授大学的第一届学员,师从著名书法家张海先生。

有人说,“苦难是苦难者的通行证”。或许正是因为成年的凄苦无着,才磨砺出今天的楼锡云坚韧与细腻并存的个性。

结婚后的楼锡云一家三口在甜蜜、幸福和平淡中快乐的生活着。为了给妻子、女儿提供更良好的生活环境,1993年,楼锡云辞去令人羡慕的工作,应邀来到龙游一家工厂担任厂长职务。“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女儿六岁的时候,可怕的病魔却向他的爱妻伸出罪恶之手,无情的夺去了他妻子的生命!家庭的突然变故,给楼锡云带来沉重的打击,他无心再管理数百人的工厂,再三谢绝领导的挽留离开龙游,回到老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人终日以烟为朋,以酒为友……

当然,楼锡云的书法随着他阅历的增长也在不断地变化,书法中的翰墨在岁月流转中渐渐变为底色,而越来越多地呈现出他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的独特观感和深刻思辨。这,当然也和他的经历有关。

他常常自豪地说自己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他说:农村是什么?家乡是什么?农村就是养育咱们的爹和娘,家乡就是温暖咱们的襁褓。我们的脐带埋在那片土地上,心与那片稻香和稚拙的笛声结了死扣,无法松开。从家乡走来,在城市里寻求生存之道,中国近四十年来完成了常规下百年的变革,年龄相差几年就可能产生代沟的时代让我们遇上了。变化太快了,以至于让我们迷茫、眩晕,不知所措。——他表达这些感受后说:“这其中蕴藏的一定是希望,那希望就像一束光从雾霾中刺过来。”我相信他真的从这个时代的繁乱交响乐中听到了一个希望的韵律。

超凡脱俗的书法家

如果说工作中的楼锡云是一个全国著名的书法大师,那么生活中的楼锡云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儒雅大叔。

楼锡云空闲的时候喜欢到野外去欣赏、感受大自然徐徐吹拂的轻风,有象蝉羽一样透明的细雨,在大自然中,他把身心完全交付给大自然,真正的忘我境界使自己的灵魂和大自融为一体,是那样的洒脱,又是那样的飘逸,其身态、其神情,叫人好生羡慕。

这一切,他都喜欢独自一人。不是他叫不上朋友,他的朋友实在是太多,随便叫上一声都会有太多的人随同前往。他只是想独处,静静的和大自然交流,也可以独自思考许多方面的东西,没人打搅,和天、和地、和风、和雨、和花鸟草虫、和野外的所有有生命感应的东西互通情感,从而“蜕变”出一个个足以推动绘画事业长足发展的行动和一幅幅“惊天地动鬼神”的作品来。

也行有人会说,楼锡云喜欢玩也喜欢到户外旅游。其实,这只看到了其中的一个方面,最主要的方面也就是有着极好蕴藏效果的方面很多人看不出来,也没办法看得出来,因为就象他创作书画时那么投入,可谓玩的是一丝不苟。但熟悉他的人,理解他的人,能够读懂她的人就知道,其实,无论走到哪里,再或者是其它能够引起他兴趣的地方,他还是为了书画和古建筑修缮事业,因为他作为一个知名的书画家深深地感收到“作品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重要性,所以,当我们看到他在尽情地舒展自己的时候,其实他也在提炼大自然最为艺术化的一面,回到家中,他就会饱蘸笔墨,把提炼出来的感受和激情一古脑儿地倾泻在宣纸上,变成了一幅幅足可传世的佳作。

书法寄真情

谁都希望成功,也谁都需要成功,当今世界上众多的成功者中,又一部分是自我包装的结果,有的还可能有偶然的因素。

但楼锡云的成功绝对是雄厚实力的展现。他本身就是一个十分率真的人,从来就是把最真的一面毫无保留地展现给大家,使人们能够充分地了解他,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了解,几乎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成了他的好朋友,因此,“朋友满天下”用在他的身上是毫不过谦的。记者也见过几个他的朋友,他们对楼锡云十分美好的印象和对楼锡云的高度的评价让记者一直深藏在脑海中。

毫无疑问,楼锡云是当今艺术领域一个非常成功人。

从他的艺术成就来看,他的书法作品已成为同行之中的精品,开始受到收藏界的关注,他写的每一幅字,都会被人收藏,今年四月的一天,新加坡一名政界名流的夫人一次性就购买了他的书法作品120幅,一部分送给来参加他们夫妇金婚纪念典礼的宾客,另一部分则自己收藏;元旦前夕,香港的一个古玩字画收藏组织领导人专程到中国国画院广东分院拜会楼锡云先生,并当即高价收藏了他的一批书法作品。据行内人士称:楼锡云先生的作品受到收藏市场的特别关注,在以后的一段时期内,对楼锡云的书法收藏会一直处在升温阶段。

从他的书法作品来看,其书法作品结字精严,造型优美,气势磅礴,笔墨遒劲豪放、洒脱飘逸、酣畅淋漓且浑然凝重、脱俗大雅、禅道至深,有一种阳刚之概的合理伸展,阴阳结合的十分完美,可谓是天作之合。因而,他的书法作品受到市场的热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了……

作为中国国画院副院长、中国国画院广东分院院长以及还身兼数职社会头衔的楼锡云,除了每天保持正常的书法练习之外,始终以社会责任为己任,积极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书画家的交流与合作搭桥铺路、献计献策。

是的,因为笔就是他的世界,书法寄托他的一片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