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艺评论 文艺评论

正在崛起的南头文学

作者:吴剑华    时间:2014/9/12 11:20:18

南头是广东省中山市北部一个面积不足30平方公里的小镇,但就是在这个小镇上,有一群人经常聚在一起把酒论诗,经常又外出采风汲取营养,这一群有着共同爱好的人正以方阵的形势出现在中山文坛上,并且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是一支正在崛起的文学队伍,他们以不同的创作风格使这个方阵慢慢扩大,并以强劲的势头突破狭小的地域空间限制,成为岭南文艺家园的一支奇葩。

如果把南头的文学分为两个时期的话,那么2009年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分界线。

2009年以前,南头的文学创作基本上处以各自为政的状态,当时分布在南头的作者主要有倮倮、阿鲁、吴剑华、苏华强、蔡剑光、舒乾标、张月音、卫坤、邱文浩、钟春玲等,写作题材主要是诗歌和散文。当时在外面比较有影响的是倮倮,那时的倮倮已经在《诗刊》、《星星诗刊》和《诗歌月报》等著名刊物上发表了众多的诗作,并且已经出版了《爱情的色彩》(1997)、《给灵魂放风》(1999)、《我的中间生活》(2007)、《爱情埋伏在我必经的路上》(2008)等诗集,在全省,甚至全国都有了一定的影响了。20091月以后,南头文学协会成立,相继又成立了文联,南头的文学创作者逐渐走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方阵,至此,南头文学多以群体性的创作亮相。例如2009年出版的《南头风》,尽管是一次征文的作品集集,但仍然不乏上乘之作,也是南头文学的第一次集体亮相。20109月,由倮倮主编,倮倮、阿鲁、苏华强、蔡剑光、吴剑华、黄权林、张月音等七位诗人创作的诗歌合集《未知的旅行》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这是南头镇第一本诗歌合集,这本诗集题材多样,风格迥异,已达到一定高度,这不仅是南头文学创作者的一次集中亮相,更是我市镇区创作风貌的一次集中展示。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南宁市文联主办的《红豆》杂志第一期专门选发了南头7位诗人的作品,绝大多数诗歌就选自《未知的旅行》。

今年,南头镇准备再出版一本诗集,初步定名为《南头诗选》,与《未知的旅行》不同的是,《南头诗选》选取的诗作更多,并且不再局限于7位作者,而是辐射到中山市诗歌学会南头分会的所有会员,南头文学协会扶持新人的力度更大,南头文学的队伍也在不断壮大。

在南头的创作群体中,有一些人是需要专门论述一下的。

首先谈谈倮倮,说倮倮是南头文学方阵中的核心人物一点都不为过,不仅仅因为倮倮开始创作的时间早、作品多、质量高,最关键的是他以自身的条件凝聚起了南头的这一群创作者,并且把这些新人不断往外推出,让南头的创作者们发出自己的声音。

倮倮的创作可以说是多方面的,题材多样,形式多样。许多专家对他的作品都从不同角度给予过评价,例如谭五昌、黄土路、罗诗斌、庞白、梦亦非、李少君等评论家都从不同的角度,对倮倮的诗进行过阐述和解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了看看,在倮倮今年初出版的诗集《其实我们都是风唱出的歌》里几乎都有收录,评价非常到位。这里,我不想对倮倮的诗歌进行专论,一方面的他的作品我没有全部读完,不敢妄加评论;另一方面是本文讨论的主题不在这儿。我只是想谈谈倮倮在这个文学群体中所做的工作,以及对南头文学队伍的影响。倮倮不以诗人自居,他经常说:我不是文学家,但是我确是文学联络人。他经常利用自身的有利条件请一些专家到南头,并且还会请他们进行讲座,提高南头文学创作者的理论水平,使他们的创作逐渐由无意识走向有意识。

另外,他还通过举办文学大赛等方式营造良好的创作气氛,虽然文学创作是较个人化的东西,但是气氛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有良好的文学氛围,那么这个地方的创作实力不会差,成果也不会少。我们知道倮倮任总经理的超人公司在2010年举办的“青春超人长篇小说大赛”办得非常成功,不仅宣传了他的企业,也宣传了南头,宣传了中山,在南头,甚至中山都营造的良好的创作氛围。近年来,他还倡导举办了“握手农民工”大型诗歌活动,并出版了《与一棵树进城》等诗集,使南头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强,由此也带动了南头的文学创作,《与一棵树进城》里就收录了好几首南头作者的诗。去年,倮倮还重点推出了两位南头诗人阿鲁和黄权林两位青年诗人,其中黄权林是土生土长的南头人。经过倮倮的推荐,两位青年诗人的诗作分别在2010年《中国作家》的第4期和第5期发表,这是南头迄今为止发表的最高级别的刊物。倮倮的这一系列工作,使南头的文学不再是一枝独秀,而是百花齐放了。

阿鲁是南头文学创作者中比较年青,但是创作成就却不小的一位作者,他与倮倮一样都是湖湘才子,阿鲁的诗歌,这里我也不想过多评论,我向来认为诗歌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并且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想了解阿鲁的诗,可以找《黄金在天上舞蹈》、《未知的旅行》等书看看。我只想说说阿鲁这个人,这个瘦骨伶仃,蕴藏着丰沛诗才的人。阿鲁受高中时受恩师王一灿影响,沉迷于诗歌。高中时候,已有诗作在《星星》诗刊上发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阿鲁在1998年南下广东,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尽管为了生活多次辗转各地,他却从不曾抱怨过生活。他在诗歌中写道:幸福的人,往往离乡背井/入冬以后,整夜整夜地往肚子里灌酒精/努力忘记农事,忘记几只小狗在电话里的尖叫/然后对着租来的窗户望月/一直望到月落西山/再也爬不起来(诗歌《做一个幸福的人》)。从阿鲁的诗歌中,我们会咀嚼出生命的忧伤与疼痛,这是时代与生活赐予诗人最伟大的礼物。在阿鲁看来,诗歌已经不是一门技艺,而是一种信仰,一种心灵的宗教。他说,诗歌是一面镜子,可以帮助我们重新审阅生活中的美与丑,真与假,善与恶。目前,阿鲁的创作可以说正处在一个黄金时期,去年,他的两首诗歌入选《2010年中国年度诗歌》,这是对阿鲁这些年创作的一个肯定。

吴剑华的创作在近两年应该说有一个较大的转变,他的转变主要体现在在地域文化交替过程中完成的心理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体现在他的诗歌中,也表现在小说里了。吴的创作主要集中在大学时代和到南头工作后两个时期。他的大学是在兰州上的,甘肃这个地方,诗歌向来是强项,远的如闻捷、李季等就不说了,单是近几年涌现出的如古马、阳飏、张子选、娜夜、叶舟、高凯、牛庆国、草人儿等等,不甚枚举,并且大多数都出自吴的母校西北师范大学。由于吴从多民族的云南到另一个多民族的省份甘肃,从山清水秀的西南到长烟落日的西北,在地域上的、空间上的变化,所带来的心理上的变化,使他早期的诗歌充满着巨大的乡愁,在他的第一本诗集《旅途》序言中,诗评家彭金山教授总结出了“爱与寻觅”这个主题,我认为是非常吻合的,评价得非常到位。吴在大学时代可能是受甘肃良好的诗歌氛围的影响,他的创作主要以诗歌为主,作品主要在《先锋》、《敦煌》等刊物发表,并且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第一部诗集《旅途》。尽管他早期的诗歌略显稚嫩,但是也不乏一些佳作,这里我也不过多论述。

吴剑华大学毕业到南头工作后,陡然一变,由原来的诗歌创作改写小说了,当然,偶尔也进行诗歌创作,《未知的旅行》里那些作品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并且也比大学时代的作品成熟很多。吴在小说创作上的收获是2009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西风吹过长河雪》和今年即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女人河》,两本作品风格迥异。《西风》还摆脱不了大学时代那种抒情式的小说写作,无论在语言还是结构方面都还存在问题。相对来说,《女人河》就成熟很多,但是在语言方面也有一些问题,在一些俗语、粗话方面的写作没有节制,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作品的艺术性。当然,吴还年轻,在艺术的探索方面还有时间,希望他的作品今后能有更大的突破。

南头在散文创作方面较活跃的是张月音、卫坤和邱文浩等,张月音的散文散见《千家写岭南》、《中山文艺》等等,有女性的温文尔雅、清新秀丽、感情细腻等特征。卫坤和邱文浩的散文题材则比较丰富,相对而言,卫坤的更侧重于哲理性的写作,而邱文浩的散文多数带有一点回望的性质,是对过来的生活在心底激起的一声脆响。今年,南头镇准备出版一本散文集,这是近年来南头镇在散文创作方面的成果,我们期待着它能带给我们耳目一新的感受。

蔡剑光和苏华强大概可以归为一类,唯一不同的是蔡剑光有一个也喜欢文学的妻子。之所以把他们俩归为一类,原因有二,一是因为两人都是或者说都曾经是南头镇某个部门的领导,二是他们的诗歌在风格上也非常相似。尽管苏华强现在调到东凤任职,但是在南头的文友看来,苏华强的文籍依然在南头,实际上他们也经常在一起把酒论诗。苏华强除了在文学方面的才华外,在书画方面造诣也不浅,这得益于小榄深厚的文化底蕴。蔡剑光对诗歌的喜爱和关注除了自身的兴趣外,同他的工作也不无相关,他是南头宣传文化中心的主任和文化站站长,工作的性质也决定了他得时常与所谓的文化人打交道,并且带领南头的写作者为宣传南头而努力。

在南头尤其值得一提的还有黄权林,中山搞写作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外来人,土生土长的中山人是不多的,南头也不例外,上面提到的几个都是外来人,而黄权林却是南头本地人,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当然,在湖北几年的大学生活使他同吴剑华一样,经历了文化上、思想上的碰撞和交融,湖湘文化也成就这个珠江边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黄权林引起大家的重视始于南头的一次征文,当时南头搞了个“奥马杯”的征文活动,黄权林的诗歌《读一份小镇史》获得了诗歌类的一等奖,后来他又参加了市里的几次征文,也相继获奖。其实,早在上大学期间,他的诗歌就经常在《星星诗刊》、《诗歌月报》等刊物发表了,去年,他又在《中国作家》第4期上发表了几首诗,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关于黄权林的诗这里我也不想多做评论,感兴趣的可以找来看看。

黄权林的出现我觉得对中山本土文学的发展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它至少说明,年轻一代的南头本土人开始重视和喜欢这个东西,我相信它很快会形成燎原之势。

 

除了上面提到的,南头镇还有许多写作者,尽管他们现在的写作还处于摸索阶段,但是,诚如我上文提到的,既然有了火,就会形成燎原之势。

南头的创作队伍正在逐渐,近两年的创作成绩也一直很好,在全市镇区,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但是,我个人认为他们的创作也存在几方面的局限。

首先是诗歌和散文创作后劲十足,小说和戏剧后继乏人,这恐怕不单单是南头存在的问题,应该是整个中山文学所面临的问题。在倮倮的带动和鼓励下,南头的诗歌一直有不俗的创作成绩,但是,小说创作目前只有吴剑华一人,戏剧几乎没人涉及。

其次是星星多,月亮少。尽管南头有倮倮这个中国作协会员的大月亮,但是影响力也毕竟有限,其他年轻的一批创作者,大多还处于技巧性的探索阶段,并且缺乏生活阅历,所创作的诗作避免不了无病呻吟的尴尬。

最后是面还不广。南头的文学创作者大多是学校里的教师,面不够广,没有发动起工厂、企业里的人员进行创作,在面上稍显不足,知识分子的写作还是很难真切地深入到底层生活的真相。

                       

我希望,也相信。

在南头,有这么一群人的努力,南头的文学一定会崛起,并且绽放出绚丽的花朵。

 

吴剑华简介

吴剑华:云南石林人,198410月出生,2007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现供职于中山市南头镇党政办。酷爱文学,出版诗集《旅途》、《未知的旅行》(与人合著)、诗作入选《悠悠咸淡水》,长篇小说《西风吹过长河雪》,迄今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联系电话:0760——23380383  13424555523

联系地址:广东省中山市南头镇南头大道中1号政府大院101

邮编:528427

   【上一篇:透析市场经济中的“赵本山文化”现象     下一篇:其实季节有言 】    【返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