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学作品 文学作品

杨志新的诗

作者:    时间:2018/1/3 14:01:32

杨志新的诗

作者简介:

杨志新,男,号舍山翁,广东电白人,曾在政府文化部门及报社、杂志社任职,现为中山市佳雅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江门市健康产业协会监事长。

                

看见秋天的十六岁                        

 多少年以后

穿过街口路灯的光晕看到了你

就如那年穿过微弱烛光看到现在的自己

练习了千百次才自如抬起的手臂

无法学会举重若轻

就选择在孤独的夜里凝固

记忆是如此踌躇满志

逝去的不是岁月

是流失了汨汨热血

十六岁的烛火已燃烬

心如黄叶飘零

梦就蒂落了

远方的远方没有远方

痛苦没有药方

那年秋天有些寂寞

今年的秋天又何以堪

既然选择在秋天出生

就选择在秋天死去。                                           

 

那个冬天用牛粪干烤火                  

 

西伯利亚的风从这里经过的时候

我们正在秋割后已龟裂的稻田里

烤着用牛粪干生的火堆

天空昏沉

寒风凛冽

我冷得发抖

几头牛在不远处慵懒寂寞地啃着草

这是南海边上的一隅之地

平坦辽阔/寂静而迷惘

这片有记忆的土地

三百年前的坡头坝是一片海

在我蹲坐的位置

有一条落单的黄脚䲞鱼游过

稍作七秒停留

然后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一个渔民把小木船停了下来

用力抽了三口竹筒做的水烟

粗糙烟丝的灰渣掉落晃动的海水

晕开一圈黄褐色的云

浓郁的烟味未曾散尽

我家的稻田也在这里

那年一不留心

镰刀割掉了左手尾指末梢

在冬天眷顾的前一夜

众多郁郁葱葱的青草匆匆出走

爷爷养的大黄牛不可亏待

村里年长的柳姐带队

几个小伙伴来到这里寻找失落的春天

我侧随在黄牛左后腿旁

看着他腿部骨骼和块肌起起落落

而我的身高只能让我关注这个高度

百无聊赖地度数着步伐

我们走了六千三百步                                           

 

 

就这样活着                      

 

时常从高处俯望

不曾奢望长出翅膀

借着酒意醇浓

想像着坠落的恐慌

结束

是那么艰难的决定

四十岁的生命已不属于自己

多少人的荣耀和期盼或许依赖

必须承载

只有苟且地活着    

                                  

                                  

 

不在某一天出现

也不在某一天消失

浩瀚苍穹在每个人头顶

天空不是方位,也没有界限

它是心中怀揣的梦想

以光年为单位的距离遥不可及

如果不学会习惯渺小

如果不懂得敬畏太阳

那么

你没有资格仰望    

  

                                 

 

当万念俱灰把光明撕裂一道口子

黑暗开始侵浸大地

我悠然光临

风没有在任何形态下与我相遇

云也与我无关

哪怕一道道浓淡离析的

是时空孕育大地的妊娠纹

哪怕一条条细长深邃的

是历史悠长的鱼尾纹

哪怕一点点晕散隐现的

是印证岁月的色斑

即便波澜壮阔色彩绚丽的晚霞

我毫不关心

也不在乎错过

忧郁不是我的本意

我在记忆的海洋折断了浆

任由孤独漂浮

渐行渐远

每个角落出现的仰视和叹息

每颗受邪恶淫浸抑或被神明涤洗的心灵

我无从考究

一个故事的结束

不代表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原谅我多愁善感的气质

感染了无助的你

距离那么遥远

我们还来不及沟通

我已从另一个空间坠落

   【上一篇:故乡的原风景(诗三首)     下一篇: «元宵节话元宵» 】    【返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