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本刊特稿 本刊特稿

一份信访事项意见处理书背后隐藏的猫腻

作者:    时间:2018/1/23 17:27:56

一份信访事项意见处理书背后隐藏的猫腻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行政执法局涉黑强拆追踪报道

  

2017年12月25日下午17时,记者接到黑龙江省哈尔滨金沙电站设备配套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李洪彬的新闻求助电话,李洪彬在电话里告诉记者: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行政执法局关于涉黑强拆事件以文件的形式给予回复,但是香坊区行政执法局避重就轻,推卸责任等无耻行为,让李洪彬感到万般无奈,苦不堪言。

 

事件还原:涉黑强拆现场,触目惊心

2015年9月24日早晨5点,在哈尔滨市香坊区城管行政执法局在组织下,数百名社会人员蒙面、手拿钢管和镐把,在数十名城管执法人员的带领下来到哈尔滨金沙电站设备配套有限公司寻衅滋事,并殴打该公司职工寻宝山,他们边打边叫嚣:“打死你有200万够赔了”!

 

正当寻宝山的工友找来的120救护车准备对寻宝山进行救治时,被一个身穿执法局制服的人阻挡住了,不让救护车拉伤员。整个厂区被这些社会人员全部封锁,里面的工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望着厂房内半成品、成品、生产设备、原材料被毁的毁、埋的埋,自己辛辛苦苦打拼近十年的企业顷刻间化为废墟,李洪彬欲哭无泪。他告诉记者,“原来,负责现场破坏的人是社会人员,负责在现场维护秩序的竟然是香坊区城管行政执法局的人员。这些执法人员身穿制服,头盔腰带装备整齐,蒙骗群众,让不明真相的工人以为是政府组织的拆迁。”

根据知情人、现场目击者、现场视频录像等各方面汇总来的情况,让我们震惊不已!

欲盖弥彰:信访事项意见处理书背后隐藏的猫腻

2017年12月25日由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发出的哈香执字〔2017〕5号文件——《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以下简称处理意见)。所述事件经过和调查认定结果却欲盖弥彰。

《处理意见》称“经调查,哈电集团所属哈尔滨绝缘材料厂系国有企业,现已资产重组”与事实不符。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哈电集团对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所做的行为绝对不是资产重组!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所有的工人已经都被哈电集团有偿解除劳动合同,工厂也没有异地重建的计划,哈尔滨绝缘材料厂走的是“非破产清算”之路。

据了解,多年来,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每年产值都在亿元以上, 账面显示每年亏损1000多万元,是一家亏损多年的企业。哈电集团每年都对哈尔滨绝缘材料厂进行补贴。事实上,哈尔滨绝缘材料厂连年巨额亏损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国有资产流失和腐败问题。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是国家特地为哈电集团准备的绝缘材料配套企业,按理说为了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哈电集团应当应可能的从绝缘材料厂采购物美价廉的绝缘配件。然而,事实显示,哈尔滨绝缘材料厂领导出于种种原因,根本不敢去报名参加哈电集团的招标,对工人说是因为招标配件的外壳绝缘厂没有生产。实际上配件外壳的生产工艺非常简单,绝缘厂完全有能力生产。结果出厂价¥30多元的配件,由其他中标企业购买,换个包装转手卖给哈电集团就变成了一百多元,40多元的配件变成了200来元。这中间巨额的差价多年来已经累积成了天文数字。自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些天文数字成了让某些人心惊胆寒、寝食难安的数字。哈电集团通过把哈尔滨绝缘材料厂的工人赶回家,把企业资产清算解散,只不过用来掩盖巨大的腐败问题。

漏洞百出的虚假陈述

在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处理意见》上称:“哈尔滨市棚改办对该单位厂区内现有土地整理收储,并对既有土地上的有照房屋进行灭籍拆除,由于历史原因形成的外租户擅自建设的违章建筑31处,其中面积最大建筑517平方米,面积最小的24平方米。哈尔滨绝缘材料厂于2015年8月18日致函香坊区政府请求认定并拆除违建。我局接受区政府指派后,对绝缘厂内的31处违章建筑(后附)进行了调查,并经认定部门认定为违建后依法履行了相关法律程序,于2015年9月24日仅对这31处违法建筑实施了拆除,当日约13时许拆违工作顺利实施完毕。”

首先,按此叙述,哈尔滨市棚改办、哈尔滨绝缘材料厂、香坊区人民政府、香坊区行政执法局都存在违法之处。其次,《处理意见》的叙述存在与事实不符的虚假陈述。

哈尔滨市棚改办是市政府临时成立的议事协调机构,人员都是由各相关部门抽调借用,一无人员机构编制,二无行政级别,三无行政许可权、行政强制权和行政处罚权。《哈尔滨市土地储备办法》规定市土地储备机构具体负责土地储备日常工作,所以哈尔滨市棚改办没有权力对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厂区内现有土地整理收储,更没有权力对既有土地上的有照房屋进行灭籍拆除。

《处理意见》所说的31处违章建筑,都是经过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同意后建设的,如果哈尔滨绝缘材料厂不同意兴建这些建筑的话,建筑材料根本无法运进厂里,更无法开工建设。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拥有厂区范围内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有权在厂区内进行临时建筑的建设。车间承包方经绝缘厂同意建设的建筑物,应视为绝缘厂决定建设的临时建筑。虽然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没有及时为这些建筑物办理相关手续,但是也不应把这些生产用房认定为违法建筑,香坊区行政执法局也没有权力进入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对这些临时建筑进行拆迁。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同意承包方在厂区内建设临时生产用房,却没有依法办理相关手续,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应当有哈尔滨绝缘材料厂负责。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已经数次转让过部分国有土地使用权,当时,绝缘材料厂对这些国有土地上的承包方建设的临时生产用房,都依法给予了补偿。

《哈尔滨市土地储备办法》第十五条规定:市土地储备机构负责净地储备项目的组织实施,进行开发整理,完成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和附着物的拆迁、土地平整等前期开发工作。

第十六条规定:市土地储备机构可以在供地前将储备土地的使用权或者连同地上建筑物进行经营等前期利用活动,所获收益纳入土地储备专项资金。市土地储备机构应当定期向市土地资产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报告储备土地的前期利用情况。

按照《哈尔滨市土地储备办法》第十五条和第十六条的规定,如果需要对绝缘材料厂的国有土地进行收储,那么香坊区人民政府、香坊区行政执法局、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均没有权利对厂区内的任何建筑进行拆迁。

《哈尔滨市土地储备办法》第十一条规定,土地收购储备按照下列程序进行。

(一)市土地储备机构对拟收购储备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和附着物的权属、面积、范围、用途等情况进行调查;

(二)市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根据城市规划,对市土地储备机构拟储备土地的规划用地性质进行确认,提供各项规划指标;

(三)市土地储备机构根据调查和各项规划指标,组织有关部门进行土地收购相关费用的测算评估;

(四)市土地储备机构提出土地储备方案,经市土地资产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审核同意后,报市土地资产管理委员会批准实施;

(五)土地储备方案经批准后,市土地储备机构与原土地使用权人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收购合同》,支付收购定金,并到有关部门办理权属变更手续;

(六)权属变更手续办理完毕后,市土地储备机构和原土地使用权人按照《国有土地使用权收购合同》的约定,支付土地收购补偿费用和移交被收购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和附着物;

(七)需要净地的,市国土资源、发展和改革、城市规划、房产住宅等行政主管部门凭批准的土地储备方案办理相关手续。

根据以上相关规定可以看出,在没有办完完土地储备手续的情况下,香坊区行政执法局和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对厂区内的建筑物进行拆迁是违法行为,致使土地储备机构无法在供地前将储备土地的使用权或者连同地上建筑物进行经营等前期利用活动,造成了严重的国有资产损失。

涉黑强拆用“特此说明”太牵强

另外,在《处理意见》上,记者看到:“经了解,哈尔滨金沙电站设备配套有限公司与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存在场房、设备租赁关系,且房屋及设备属于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对于有照房屋的灭籍拆除工作由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招投标队伍自行组织实施,与我局拆违工作没有交集。哈尔滨金沙电站设备配套有限公司应属有照房屋的灭籍拆除工作,此项拆除工作不在我局拆违范围之内,特此说明。”

这些与事实完全不符。

在哈尔滨金沙电站设备配套有限公司的现场录像显示,在当天早上的拆迁行动中,到该公司租用的有照房屋内指挥不法社会人员进行非法拆迁的,恰恰是身着行政执法局制服的工作人员。

李洪彬告诉记者:“当时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己经起诉我,我们等待法院的公正判决,没成想等来执法局和数百人黑社会成员手持钢管,镐把等凶器非法暴力破坏性的强拆,打伤工人捆绑起来,24号早破坏性强拆后26号撤诉。这是啥道理啊?”

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你们岂能一手遮天?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而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导演的这部《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的无耻剧,记者也是从事媒体工作三十年来第一次看到。

面对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李洪彬是欲哭无泪,他一直自言自语:“这些连一个小学生就能看出的问题,居然被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用在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上,真是可笑之极!由此可见此次暴力拆除始作俑者张英健(哈电集团业务副总)、李景国(哈尔滨市香坊区政协委员)和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关系非同一般。因此,截至今日,我的拆迁补偿以及我的合同损失近六千万,至今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并且,也没有任何部门出面给我们任何解释和说法”!

记者手记:通过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一份《上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记者看到了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看到了该局令人发指的无耻行为!更看到了张英健(哈电集团业务副总)、李景国(哈尔滨市香坊区政协委员)和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令人震撼的贪污腐败行为!

中共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严禁暴力强拆,而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却将中央、国务院的指示放置一旁,惘然不顾,当成耳旁风。记者想问:张英健(哈电集团业务副总)、李景国(哈尔滨市香坊区政协委员)和哈尔滨市香坊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你们想一手遮天吗?在共产党领导下的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上,你们能一手遮天吗?

对于事件的发展,媒体将继续关注。

   【上一篇:谁不说俺廉政网好 一声声赞美全国传     下一篇:济南访老友 一诺值千金 】    【返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