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本刊特稿 本刊特稿

 知名绝缘厂被违法拆毁

作者:    时间:2018/4/11 9:15:06

                                                              知名绝缘厂被违法拆毁
                                                              揭开巨额国资流失黑洞
    近日,哈尔滨绝缘材料厂(以下简称绝缘厂)部分职工代表向记者反映: “我们厂是历史悠久、全国知名的绝缘材料生产企业,2015年至2016年,被哈电集团违法拆毁,产区闲置至今,职工被强制解除劳动合同。这起事件的背后隐藏着巨大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职工代表告诉记者: “我们厂创建于1952年,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是我国及亚洲规模最大的综合性绝缘材料制造厂,是国家机电行业的骨干企业。全厂占地面积最大时为34.7万平方米,职工最多时达3281人。我们的产品质量得到了国家的信任,我们的绝缘产品被用于我国大型60万千瓦汽轮发电机组、我国第一台高压组合电器、我国自行研制长征系列捆绑式运载火箭、三峡大坝发电机组、我国的载人飞船及航空母舰上。”


    多年来,哈尔滨金沙电站设备配套有限公司租用绝缘厂部分厂房用于生产。该企业的职工告诉记者:“2015年9月24日清晨5点多,数百名社会人员蒙面,手拿镐把、钢管,保护着2台挖掘机来到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厂区,对我公司租用的厂房设备进行破坏、拆毁。这些社会人员对值班工人包围施暴、非法控制,对工人寻宝山进行殴打、抢走手机。我们工友找来的120救护车被一个身穿执法局制服的人阻挡住了,不让救护车拉伤员。整个厂区被这些社会人员全部封锁,里面的工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连接到工人报警后的辖区派出所民警都不出警。无法无天的暴行,肆无忌惮地横行。厂房内半成品、成品、生产设备、原材料被毁的毁、埋的埋,建成几十年的国有厂房顷刻间化为废墟,在场的工人欲哭无泪。从知情人及现场目击者等各方面汇总来的情况,让我们职工代表震惊不已。原来,负责指挥现场破坏的人是社会人员。当天,值班工人三次报警,多次催促,公安民警也不出警。民警告诉厂里的工人‘这是拆迁,是政府行为,我们管不了。’一名女职工往香坊区公安分局打电话,得到的也是类似答复。当天,在厂区内一起行动的竟然还有大量香坊区城管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由于拆迁造成企业停产,数千万元的定货合同基本无法履行了。”


    在拆迁中因合法租用的厂房被拆毁,受到损失的还有严斌、冯光、王俊录、谷建滨,彭建祥等人。严斌租用绝缘厂的厂房作为家具仓库,他说:“为了多点仓库面积,经过绝缘厂领导同意,我自己扩建了些面积。我听说要拆违建,就提前把存货都搬到合法厂房里了。没想到,这些人把合法厂房也拆了,我的家具都砸里了,损失300万多元。”冯光反映损失560万余元,王俊录反映损失200余万,彭建祥反映损失153万余元,谷建滨反映损失140万元左右。


    决定拆除绝缘厂的是哈电集团。哈尔滨市香坊区政协委员李景国借用一家拆迁公司的资质,承包了拆迁工程。哈电集团向李景国支付了1996万元拆迁费。2015年底,李景国把拆迁工程转包给了另外一家拆迁公司,又增加一笔不菲收入。
    哈电集团拆掉绝缘厂的理由是,绝缘厂厂区的土地已经被哈尔滨市政府列入土地储备项目,哈电集团需要把厂区变成净地后交给市政府。


    如果绝缘厂使用的国有土地已经被市有关部门收储,属于市政府的国有储备土地,按照《哈尔滨市土地储备办法》的规定,哈尔滨绝缘材料厂内的合法建筑物将依法获得政府补偿,非法建筑物不需要补偿。如果需要净地,必须由市土地储备机构负责净地储备项目的组织实施,进行开发整理,完成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和附着物的拆迁、土地平整等前期开发工作。


    2014年哈尔滨市《关于政府储备土地管护和临时利用的工作意见 (试行)》的规定,储备土地的管护是指在储备土地未供应前,土地储备机构通过自主、委托等方式对储备土地进行保护管理。储备土地的临时利用是指在储备土地未供应前,土地储备机构可将储备土地或连同地上建(构)筑物,通过出租、出借等方式加以利用。储备土地的管护和临时利用由市土地储备机构负责组织实施。
    储备土地可以采取出借和出租方式进行临时利用。因公益事业的需要,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可将储备土地出借给其他单位使用。除公益事业的需要外,储备土地应予以公开招租。按照哈市储备土地管护实际情况,确定储备土地月管护费标准为0.20元∕平方米。出租方式临时利用的储备土地按工业仓储用途哈尔滨市市区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基准地价的百分之一确定年租金价格标准。
    按照以上规定,哈电集团无权组织对绝缘厂的拆除行动。时至今日,哈绝缘厂产区依旧是一片废墟,没有任何开发利用项目动工。如果哈电集团方面没有违规拆除企业,原来租用厂房的哈尔滨金沙电站设备配套服务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将给市政府上缴数百万元的租金。
    绝缘厂职工代表告诉记者:“绝缘厂被哈电集团急急忙忙拆毁的背后隐藏着巨大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首先是1996万元的拆迁费问题。”代表说,“在哈市,类似绝缘厂这么大的拆迁规模,如果拆迁出的物资材料由哈电集团处理,哈电集团出拆迁费可以。如果拆迁出的物资归拆迁公司处理变卖,哈电集团不出这1996万元,都有很多公司抢着干。按照哈尔滨市政府的规定,对于哈尔滨绝缘材料厂的建筑物,除了哈尔滨市土地储备中心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对我厂进行拆迁及占有变卖收入。可是,拆迁公司占有变卖了拆迁出来的大量成套设备、钢材、电缆、红松木方、红砖及多种积压物资,这些都是受法律保护的国有财产,利润丰厚。所以,李景国搞拆迁,只需要把活转包出去就能挣钱。哈电集团给他的1996万元,去掉2015年9月24日的拆迁行动费用外,都是挣的。哈电集团把没必要花的钱花了,不是国有资产流失是什么?”
    职工代表们认为,哈电集团要把绝缘厂拆毁的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彻底掩盖哈电集团管理绝缘厂多年经营中的幕后利益输送链条。


    职工代表告诉记者:“多年来,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每年产值都在亿元以上, 账面显示每年亏损1000多万元,是一家亏损多年的企业,哈电集团每年都对哈尔滨绝缘材料厂进行补贴。事实上,哈尔滨绝缘材料厂连年巨额亏损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国有资产流失和腐败问题。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是国家特地为哈电集团准备的绝缘材料配套企业,按理说为了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哈电集团应当尽可能的从绝缘材料厂采购物美价廉的绝缘配件。然而,事实显示,哈尔滨绝缘材料厂领导出于种种原因,根本不敢去报名参加哈电集团的招标,对工人说是因为绝缘厂没有生产招标配件的外壳。实际上,配件外壳的生产工艺非常简单,绝缘厂完全有能力生产。结果出厂价30多元的配件,由其他中标企业购买,换个包装转手卖给哈电集团就变成了一百多元,40多元的配件变成了200来元。这个配件在一台大型电机上就要安装上万个,这中间巨额的差价多年来已经累积成了天文数字,党的十八大以后,天文数字成了让某些人心惊胆寒、寝食难安的数字。哈电集团就是想通过把哈尔滨绝缘材料厂的工人赶回家,把企业资产清算解散,来掩盖巨大的腐败问题。我们相信,在党的领导下,哈电集团的如意算盘最后终会变成幻想和泡影。”

   【上一篇:政协委员李景国涉黑的涉黑强拆     下一篇:没有了 】    【返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