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视点 文化视点

《邵璞诗选》新书发布暨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

作者:    时间:2014/9/19 14:53:09

 

与会者合影

 

8月20日,由文艺报社、作家出版社共同主办的《邵璞诗选》新书发布暨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阎晶明,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郭运德出席研讨会,来自文学界、艺术界的30余位专家学者与会研讨,对邵璞诗歌的创作风格和艺术特色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探讨和交流。研讨会由作家出版社总编辑张陵主持。


王祥夫与邵璞谈焦墨艺术

王祥夫:作家、画家
邵 璞:诗人、画家
王祥夫:焦墨山水可以肯定一点的它是就属于文人画的范畴。能够领略和欣赏焦墨的到最后还应该是文人群体。你让工人和农民来对着焦墨山水鼓掌,这不太有可能。
邵璞:在2013年《邵璞焦墨艺术研讨会》上,荣宝斋常务副总经理、画家唐辉先生、《美术》执行主编尚辉先生等都谈到了我的焦墨中国画创作与“文人画"的相关性,这个话题的提出,本身反映的一是我不是美术科班出身,二是诗人出身,二是我的焦墨创作与其他一般的美术作品有一个一看就跳出来的区别,即不像一般的美术作品,一般的美术作品,可能通常都强烈表现的是书画本身的技巧、颜色、笔墨、深入与否、纯熟与否等,未强烈反映出"格调、情绪、意境,三是肯定我创作里有中国画追求的最高价值。焦墨山水,作为中国画正在探索前行的一个流变,因为选择了排除颜色和水,选择减去中国画构成要素本身是为了能更出色达到中国画的独特表现。我本身是一个地道的文人,地道的诗人,所以我的焦墨中国画毫无疑问属于"文人画”的代表。书画艺术收藏者、爱好者追捧程度其实不是很重要,重要的还是艺术家、作家对我焦墨中国画的认可程度。中国画作品在不同人、不同时期的辨识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可能是金钱、可能是文物、可能是灵魂的通道、可能是战斗的武器、可能是时代的标志,对此重要在画家自己内心追求什么。


让激情引燃生命——读《邵璞诗选》

 

诗人邵璞坚持业余写作三十余年,诗不多,但很精。他的诗作表面上不涉及政治、历史和人文,基本上都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以此表达自己独特的心灵感受。这个以抒情诗为主的诗人更擅长写情诗,可见邵璞是个多情的种子。
多情的种子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在邵璞身上,男孩般的羞涩与东北汉子的豪放、细腻的内心与爽朗的行为、天真的罗曼蒂克与老练的江湖气息那么矛盾而又谐和地融合在一起,多重的性格也是造就了他截然不同的情感表达风格。粗略概括起来可分为两类:一类如《周末,我们去了女生宿舍》《给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诗人》《火山》《夏天,我们从黄土高原经过》等,属于直抒胸臆、酣畅淋漓的诗风;一类如《致地中海》《囚鸟》《鸽栖》《透明的第三只手》等,属于是隐晦曲折、含蓄蕴藉的风格。
邵璞诗最突出的成就是表现他直抒胸臆的部分,这些诗一泻千里地渲染着青年一代的青春激情和心理渴求。通常而言,青春激情的表达容易直露,懵懂的异性饥渴有时不免带着几分情色因素,但邵璞的诗没有这些毛病,从青春期开始他的诗就是老道的。他善于在日常生活场景中捕捉诗意,有独到的观察视角和充满激情的叙事,虽然受传统诗歌影响很深,但艺术表达却十分现代,所以特别受当时大学生们的追捧。他的成名诗《周末,我们去了女生宿舍》,写尽了小男生们羞涩的情感、渴望的心理和青春的骚动,浓而不艳,烈而不炽,洋溢着蓬勃的青春朝气。《在一个无名的小站》多少天、多少年... ...


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的宿舍(外一首)


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的宿舍
我们没有理所当然的借口
就是想去坐坐
那天大家说了很多很多
尤其那位玻璃似的女同学
平时她老像一股羞涩的风
匆匆地一闪而过
那天却仿佛仲夏的雷阵雨哗啦啦
打湿了手心,打湿了外套,也打湿了前额

那天,开始我们找老乡,找“本家”
谈黑格尔和马克思主义哲学
后来扯到太阳岛
扯到“飞碟”一般的世界
谈到一种种别扭又时时都有的感觉
紧张严肃却不够团结活泼的
学习和生活
黏液质、胆汁质、多血质和神经质四种
性格... ...


作者简介

邵璞


著名诗人、书画家。朦胧诗代表人物之一,十二岁开始学习美术。
1959年生于沈阳。1979—1983年学习于复旦大学中文系,1995—1997年留学于日本国金泽大学做日本文学研究生。
曾就职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记者、编辑,中国作家协会《文艺报》记者、编辑。现任北京联广时代广告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中国作家》《鸭绿江》《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星星》《飞天》等三十余种报刊,主要作品收录于《朦胧诗选》。
书画作品主要发表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美术》《中国美术》《文艺报》《荣宝斋》《羊城晚报》《新民晚报》等二十余种报刊。中国作家网、CCTV网、中国美术家协会网、人民网、凤凰网、网易网、新浪网、搜狐网、新华网、FT金融网、腾讯网、雅昌艺术网、京报网、中国新闻人网、和讯网等百余家网络媒体报道发布。2013年12月《邵璞焦墨艺术》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作协《文艺报》、中国美协艺术委员会、作家出版社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邵璞焦墨艺术研讨会暨《邵璞焦墨艺术》首发仪式”。

 

作家出版社2014年6月出版


邵璞在上世纪80年代,曾以一首《周末,我们去了女生宿舍》而成为知名校园诗人,所写诗作亦曾被收入《朦胧诗选》。本书为作者自选集,所选多为上世纪80年代诗作,从平凡生活中发掘诗意,诗情诗性尽透出那个时代的青春气息。另收入作者的部分画作、书法以及一些评论家的诗评、画评。


《邵璞诗选》新书发布暨作品研讨会速记


时间:2014年8月20日(周三)上午9:00——12:00
地点:中国现代文学馆C座二层大会议室
主题:《邵璞诗选》新书发布暨作品研讨会

 

按发言顺序


张陵主持:

 

《邵璞诗选》研讨会现在开始,欢迎大家的到来,这次研讨会是由《文艺报》社和作家出版社两家单位一起主办召开的,很少主持研讨会了,大家都是朋友,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现在请允许我介绍一下今天来的来宾,有些还没有来,但是重要来宾已经到了,我感觉非常高兴。首先给大家介绍是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周边公共传媒大学艺术学院院长仲呈祥,中国作协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阎晶明,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郭运德。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梁鸿鹰,公安部宣传局局长、诗人杨锦,中国作协办公厅主任胡殷红,《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施战军,《诗刊》原主编叶延滨《人民日报》文艺报副主任李舫,中国传媒大学人文学部学部长李怀亮,《中国文化报》副总编辑赵忱,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副主任彭学明,中国作协创作因此部副主任何向阳,《文艺报》副总编辑王山,《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邱华栋,空军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空军文艺创作室副主任王界山,山西省作协副主席王祥夫,野战军出版社文艺图书编辑部主任、诗人刘立云,英国《金融时报》副总编辑张力奋,广州中懋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晓彤,《小说选刊》杂志社副主编王干,作家出版社副总编辑黄宾堂,《作家通讯》主编高伟,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霍俊明,作家寒小风、徐永,《诗刊》编辑、诗人蓝野……


仲呈祥发言: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我今天明白把我这个诗盲+画盲+书盲,把三盲叫到这个会议上来主要是接受教育,因为诗书画是中国艺术,应该说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邵璞先生在三方面的成就,我认为是独树一帜的,我很愿意来学习,就这个原因。我读了他的诗,欣赏了他的书法,又看了他的胶墨画之后,我感到眼前一亮,这是一个极具个性,极具创造力,而且在中国文坛很值得我们注意、关注、学习的一位艺术家,我赞成刚才张总编所说的话,为什么原因呢?因为我第一点感受,我就觉得从邵璞先生的诗书画作品里面,我进一步领悟到了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是他的文化底蕴,而文化底蕴里边,核心的部分又是他自觉不自觉,所只有的一种哲学思维方式,这是最核心的。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读他的诗,《周末我们去女生宿舍》那时候很早了,那时候我还混在文学界,后来被开除了,不合格。发现他的诗里边有一种意境,有一种精神追求,同样的比如当年的小说,那个时候就有谭力的星期六的晚上,他也学大学生,晚上没事看电影,也写了一种真实的生活,但是反映出来的境界不一样。所以哲学思维主要是体现在境界上,他的思法更是独具个性的,尤其是他的胶墨画,我觉得我很赞成这种说法,学国画当然要思古,不学传统是不行的,网络本来就没有未来……


李敬泽讲话:

 

张陵是很有经验的,一上来就让我们的仲老师先讲,为什么?因为仲老师一讲高屋建瓴,整个高大上的层次都在那儿了。关键是仲老师一讲,我就可以讲得很琐碎,可以很安心的说点琐碎事。首先是开这个诗的会,我就很没有自信,现在如果谈诗,那你得把胆子扎成了词才敢谈诗。但是读了这本书,我还是有了一点发言的冲动,因为我发现我和邵璞基本上是同代人,进作协我比他走,我是1984年,他是1985年,作协好像当时都不认识,当时办公室也不在一块,上大学他是1979年我是1980,但是他上大学的时候岁数比我大,所以读这本书一下让我会想到很悲催的大学时代,我看到周末我们去女生宿舍,不是我们,是他们,不包括我,我那时候一小孩,女生宿舍不是没去过,但是去女生宿舍的时候,没有怀着那么复杂的心思。现在看这个诗80年代我读过,读的时候就觉得他们心思太复杂,想法太多。现在看,我觉得真是能够感到时光的流逝,也能感到时代的变化,时代变化就是说这个时代周末还去什么女生宿舍,早不知道去哪儿了。时光的流逝就是说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80年代的气氛,80年代的精神气质,整个这本诗集第二部分没有明确标年月日,二三部分我看大部分是写于80年代,使我们能够非常鲜明的感受到80年代的气质。我想所以我们从80年代过来的人,都会依然为之感动,依然觉得他是把那个时代的气氛,把那个时代人们隐秘的心声表达出来了……


郭运德发言:

 

我接着敬泽兄的话说,我在作协那么多年,好像没有参加过诗歌的研讨会,而且这些年说实话我现在给自己规定,能不参加的活动都不参加,回来半年没参加,参加一次朋友的,今天这个活动有两个意思,作协的人还是见见老朋友,另外我跟邵老专家有30多年的友情,这些年一直没间断过联系,这是老朋友,来学习。为了表示郑重的,我昨天本来想拿本诗说说,专门有些诗还打了一页纸。
我想谈谈我自己对邵璞兄诗的感受,我想讲的一个意思,其实我说要知人论事,说实话邵璞是个有故事的人,我觉得我们打交道了30年,哥们儿是一个充满着激情,但是也是充满着矛盾复杂的个体,是天真烂漫的,也有老练的,既细腻的,内向的,也有东北汉子豪爽的成分,既有孩子般的羞涩,也有北方人的狂野,既有商人的精明,也有诗人的细腻。我说我没参加过诗歌研讨会,到现在档案里还有诗读的不少,还是有些量的积累,诗读了很多,但是邵璞的诗读的不多,因为他不是一个多产的诗人。都是诗人,激情洋溢上来了就是一首,邵璞诗很精炼,但是邵璞所有诗读下来,他是个多情的种子,都是情诗,他表面上真的不涉及社会的政治、人文、历史,实际上都是在借景生情,借物言志,表达的都是自己独特的心灵感受……


阎晶明发言:

 

我是代表文艺报主办单位做个简单的发言,因为今天来得各方面专家都非常多,我简单说一下。第一这是我第二次开邵璞的研讨会,上次也在这个会议室,基本上也是这个座位,是邵璞的胶墨画,今天又开诗的研讨会,两次会也都是由我们文艺报主办,非常高兴。因为邵璞是文艺报出来的人,我觉得文艺报真是一个出人才的地方,去了出了很多人才,我去之前人才更不得了,邵璞跟我在文艺报没有交集,但是我知道他已经很多年的诗人同样也是画家。简单说我一下我对他诗歌的印象,首先我跟前面两位一样,其实我跟他是最接近的,我也是1979年学生,年龄也差不多。所以他表达的很多东西跟我是非常的接近,我尽管自己没有做上诗人,但是很喜欢诗,看他的诗特别能回到从前的那种感觉,而且他的诗确实跟朦胧诗有着那种非常深的渊源的联系,像上边不断闪现朦胧诗选也是我多年不断熟读的一本,还有新诗潮诗集,这两本书基本是传统书。看他的书能想起那个时代,敬泽刚才说的,写诗都押韵,朦胧诗实际上跟邓丽君的歌曲一样,在80年代有点靡靡之音,但在我们今天过了二十当年之后再看那诗,觉得非常传统,真的是古典的一部分,首先押韵这一定,现在的诗如果押韵好像比较初级的一种表示,这是朦胧诗也是它的一个特点……


叶延滨发言:

 

非常高兴参加这个会,非常高兴读邵璞这个诗,刚才前面高度分析了一下,我是读了以后很兴奋,邵璞是中国80年代思维运动的参与者,他是大学生思维运动很重要的代表性人物,作家出版社出了《邵璞诗选》,实际是80年代大学生运动的一个样本,因为邵璞80年代在校开始写作到90年代封笔,这一次把它完成了,最近有人研究中国大学思维运动,这本诗集为80年代思维运动做了很好的样本性的提供,首先邵璞是上海复旦大学的成员,还有邵璞的去了女生宿舍,还没进过女生宿舍大学生们,其实这个问题很重要,这个名字就成为一个朦胧,因为大学宿舍是个很敏感的地方,如果大学是一个游泳的话,那么女生宿舍就是比基尼遮住的地方,在广播学院有规矩的,男生不能进去,到了复旦大学,所以大家很踊跃,这东西太好了,进女生宿舍,广东学院那时候老太太已经阻挡不了李敬泽这样的人了,怎么办?就在女生宿舍外面砌了一个墙,砌墙也没用,每一届毕业大学生,毕业以后,在女生宿舍里面唱情歌,然后把墙推倒,这是一个仪式。这首诗实际上进入了那个时代,思想解放和青春萌动的证据。第一我觉得张陵和作家出版社很好的事,为80年代思潮运动提供了完整的一个机会……


梁鸿鹰发言:

 

飞机高兴参加这个研讨会,我觉得读邵璞的诗是一次怀旧,聚在一起,向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致敬,时间走得确实非常快,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个时候创作的那种明朗、沉静、理想、真挚,我觉得在他诗里边有了充分的反应。他说我们真挚,我们热爱生活,同时我们看到他这些诗,视野非常开阔,题材也非常广泛,感情会有质感的,让我们突然回到那个年代,思想的闸门已经打开了,意外的分从四面八方吹过来。但是人这个时候反而我觉得他的心是沉静的,他是安静的,没有多少名利的困扰,也没有分散很多人精力的手段。包括刚才大家说周末去女生宿舍,现在根本不用去了,微信马上就联系上了。就是那个时候人和人这种直接的交流,他写到人和人一起去走,散步,见面,这种东西我觉得他是还原了那个时候时代特有的氛围。还有一点给我印象比较深刻,诗里边好多那种语意,好多诗随着发展,变成了一种意象的追记也好,或是技巧的炫耀也好,但是从他诗里边读到一些句子,是一些非常美好非常精巧的,能像盲人的眼睛一样被锁上,四季一般的情不自禁的信念,墙一样的河水里乘船,年轻不能以年龄来算,应该以心理。像这些说法都是非常有意思的,非常明练……


张力奋发言:

 

谢谢文艺报的邀请,谢谢邵璞,我想我之所以被邀请,可能是因为我是邵璞在复旦同期,他可能是我的学长,但是不是一个系,邵璞当年写的这首《周末我们去了女生宿舍》,正好是我进大学的第一年,在复旦屈原诗会上,当时邵璞在复旦的大礼堂朗诵了这首诗。我相信刚才几位前辈提到当时的女生宿舍我们都很想去,但是可能去不了,我想邵璞当时能够去宿舍,有个非常重要的他有一把钥匙,就是他的诗,我记得当时在复旦的时候,诗人和哲学系的同学身边都围着非常漂亮的女孩子,这是让我们当时非常羡慕的事情。1988年以后我自己离开了中国去了英国,其实我当时跟邵璞结识,第一是因为他的诗歌,就是女生宿舍,因为我觉得有一个人非但能去女生宿舍,还能写女生宿舍,当时在我们看来是一个特权。后来跟邵璞更多的接触,他非但是一个诗人,他有自己的想象,他又是一个非常坚强的行动者,他把我们班上一位非常好的女生给娶回去了。所以我觉得看了邵璞当年的这些书,有些是我们自己很熟悉的,我在想一个问题,80年代现在看起来已经是一个非常陌生的时期,那个时候去女生宿舍,我毕业以后在复旦留校讲了几年书,以前女生宿舍是我们自己把守,我们不敢进去,现在逼着女生只能频繁的出入男生宿舍,现在是这样的……


何向阳发言:

 

因为我发完言提前有点事回去,第一次看到邵璞的名字在80年代读朦胧诗的时候《周末我们去女同学宿舍》,最近一次听到邵璞这个名字是在去年,大约是夏秋之际的时候,王祥夫来北京,我们一块吃饭,还没吃饭他已经喝醉了,上午又听到了邵璞这个名字,我说不是写诗那邵璞吗?王祥夫一直在罪说胶墨画,有一些联系,因为能去画江墨的人也是有勇气的人,胶墨画在中国画当中,中国画已经成为一个流行歌曲一样了那么泛滥。朦胧诗当中我觉得邵璞不管是当时看,还是现在看,我觉得他的诗在朦胧诗放进去都是别具特色的,他不像当时我们看舒婷、北岛包括孤城,有些委婉的地方,但是他不艰涩,而且叙事和白描,刚才我说的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宿舍,本身题目就是一个叙事体的,而且诗的第一句开门见山,周末我们去了女生宿舍,完全有白描的写法,但是在里边存了一些东西,构成了当时朦胧的一种元素。他那个诗我觉得相对来说,是平白的,八九十年代我们看他写的这些诗,包括刚才举的一些例子,他的成名作,包括他写老人的,包括车站,他都有一种叙事的成分,就是他写老人40多结婚,十几平米的小屋添了一个又添了一个,就是妻子等着丈夫,孩子等着爸爸,大家等着他的诗,他在非常平实的说着一件事。我觉得可贵的也是他的平实,如果只用这种平实朴素来评价他的诗,又走了一个误区……


彭学明发言:

 

邵璞先生他的诗作我也读过,我觉得邵璞先生他最大的优势,一个是本身就在写诗有了很高的高度,80年代代表作之一。后面画画,他把诗与画家的身份相融合,我觉得他通过文字的打通了文学与艺术的通道,所以他的作品既有诗情也有画意,就诗情与画意结合的比较完美,既有画工也有文字工。所以读他作品诗歌里面,可以看到白描式的,比如小巷里的女孩子,这就是白描式的,完全讲的大白话,但是那么寥寥几笔,就把孩子那种阳光、沉静,那种艰辛、乐观描写的跃然纸上,后来在看到他的写意,你像第75页,完全是写意的,工笔看刚才说的39页,那完全是工笔画,就是把一个男生朦胧的情感,想见女孩不敢见,那种羞怯与闷骚,写到了极致。然后我觉得他诗有一种雕刻版的感觉,比如鲁迅故居,一般写鲁迅故居是我看的写的最好的,他完全从6个角度去写鲁迅故居,看到仅仅就是故居,看到仅仅就是表面,但是我们没有看到鲁迅的魂,我们把鲁迅的魂丢掉了,诗情画意结合的非常非常完美,使人很柔美。比如第88页写今天我们那首诗,完全对当下精神的病变,这种情感,又质朴但是又非常有诗意,说好像话也很轻,但是精神力量非常张扬,很深刻……


刘立云发言:


 

我要求发言,我接到短信的时候正在出差,昨天才回来,但是接到短信的时候,我的心像烫了似的,我觉得邵璞太熟悉,又太陌生,我回到家马上翻书,当年的中国当代大学生诗选,一看我才知道,因为他当年写过一首诗叫火山,曾经烫过我一次。我是78届的大学生,我们阎晶明讲的,我从边缘角度参加诗歌运动,学习成绩好的都到复旦北京了,一般化都在省里读大学。还有一部分年纪大留在省里读大学,我们班里有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我们班里要设计划生育委员,非常特殊的年代。我为什么说特殊呢?比如说他写周末去女生宿舍,我们当时就有另外一种情况,因为邵璞当年诗的时候26岁,进大学的时候应该是十八九岁,我们当时走向社会,我是24岁进大学,我们班大的大概有三十多岁,大的可以当小的父亲了。我们进女生宿舍没有这种应届毕业生心里那种渴望,青春期那种躁动。我们那时候大部分都有男朋友、女朋友了,或者大部分已经结婚了,但是我们的经历是一样的。因此当年的诗,他给我影响很深的是那首火山,火山是通过一个火山,最后几句诗,看见了吗?中国,看到了吗世界,这就是他黄皮肤的中华民族,这就是中国,一个不可侮辱,不可践踏,永远不可湮灭的最雄伟的火山。但是到了大学以后,这种对于国家的担当是一种共同的,否则没有现在……


施战军发言:


 

刚才向阳她的发言跟我的意思差不多,我感觉差不多,还有听郭运德老师,我们山大的老学长,也给我触动比较大,因为80年代各个大学都有自己的诗社,非常热闹。当时的山东大学也有一个叫云帆诗社,也很热闹,像郭运德老师他们在校的前后那个时候,我们从《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宿舍》那首诗,你就知道复旦有多么洋气,而且这首诗,《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宿舍》,这首诗里面充满了一种自信,那个了是我们去了,而不是去,我们在上大学的时候就知道这首诗,这是前边的一个开场吧。
但是我是认认真真读了邵璞的诗,因为画也太懂,我发现了三个值得我们关注的点,第一个读邵璞的师,发现所有都不是极端的诗,因为80年代是流行极端的,当时很多高蒙是代表性诗人,他们有比较极端的抒情,包括叶老师也不极端。那个时代不是时尚,但是我觉得他可能更永久,因为极端的抒情、判断、质问等等,这些诗句写出来就是文学史事件。而像邵璞这样的诗,他属于比较雅正的心声,感伤甚至是犹豫,相对清新的诗句是属于文学,不属于世界。所以我们现在读邵璞的诗依然非常深切,觉得跟我们内心有沟通的很多通道……


邱华栋发言:

 

非常高兴能够参加我们邵璞先生的研讨会,因为我写诗的时候也是十几岁,十三四岁,刚刚当时写诗的教材就是《朦胧诗选》,我拿到诗选,翻到这一页特别激动,很多杂志都是当年我读过的,还有星星诗刊,这个版本特别怪异,很长一条。所以看到邵璞先生的诗集,首先唤起我对最开始写诗的感觉、感情。然后在读您的诗集,确实里面很多具体的事想起来了,尤其收在《朦胧诗选》集子里面的几首,印象非常深刻,特别感触,当今天再看这个诗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仿佛您这个是时光把某种东西定格在那个地方,一个时光的容器放在那儿,让我们重新打量1980年代启蒙文化背景下文学写作的价值。读您的诗我一个很强烈的感受,他一点不过时,就像刚才战军讲的非常好,当时实际上我们发现名气最大的那帮诗人,相北岛、杨莲,他们都是意象突出,怪异,然后朦胧,晦涩,但在1980年代显得特别突兀,而刚才战军用的词雅正,这种风格在今天看来凸显出其价值了,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因为现在反过来看,当时有一些政治抒情诗,今天看来好像没有那么大价值了。但是像你的作品诗歌经过这么多年,30年的淘洗,凸显出诗歌内部的价值,这种意义,这种美感。而且您的诗风不像我刚才说的几位诗人,都是意象派,超现实,朦胧加晦涩等等……


李怀亮发言:

 

读邵璞的诗,以前读过一些,这次读了一些,刚才一上午听了好多非常精彩的点评,让我更加体会到诗里边的律动,你的感情的线索,好多意见非常精彩,非常认同。我自己感觉有这么几个方面,一个是我感到特别亲切,读了之后亲切在哪儿,而且我也是78级的学生,而且是年纪最小的。感觉到当时的社会的氛围和社会精神状态是不一样的,我在这儿想念一句话,后继里边邵璞说其实我的健康与某与躯体或生或死无关,是否还能燃烧,是否还在与苍天和树林为邻,是否让我波涛奔流进我的血管里,这个是典型的80年代的声音,不是今天感觉到这个声音很陌生,现在读了你的诗之后,又勾起来这样一种思绪,这样一种情怀,感觉到这是一种精神上、血脉上的相通感,这种精神也许是现代诗歌里边我感到是最需要的。当时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文学爱好者很多,找对象一定要注上文学爱好者,现在文学的话语权让给了管理、经济,让给了好多经济学家,好多企业家现在在网络上声音都很多,而邵璞先生他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他没有强调其他的身份,而是对于画家、诗人身份的认同,说明您有一种内心的追求,看上去好像已经很沧桑了,我读你的画也好,读你的诗也好,那种很沧桑的东西,很遥远的东西,但是内在里边还是一汪清水,非常的清澈,非常的甘甜,而这个在沧桑之后最难得的还是有那么一颗最柔软的心。我感到对艺术对人生,这种追求是非常难得,也是让我感佩的……


王界山发言


 

很不好意思,今天主要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我是有二十多天了,一直在秦皇岛一个大山沟里面,带着我的学生北京大学研究生们正在搞一个课题研究写生,为什么马上必须要赶到来学习,第一向邵璞学习,第二向诸位学习,因为我也有诗歌和文学的这种情结,小时候经常投稿,虽然被发表的不多,但是后来也出了本小的诗集。
另外谈谈我的所感所想,两点对我启发。第一点是去年文艺报阎晶明先生做了两版,对邵璞先生有一个很隆重的报道,也是一个研讨会,我觉得那个当时是对我的震撼,邵璞先生虽然是一个画家,但是他里面有一个诗意的表达,有他一种真正淡利和对生活的温情,再一点这一次前一段时间我和邵璞先生共同随中国美术家到赤峰,现在一个画家画笔是锁定着达官贵人,什么什么高级将领,甚至是大富商,我当时发现邵璞先生的笔触锁定了一个很基层的干部和战士,你们也发表出来了,虽然是一个小事,小中可以见大。我当时觉得邵璞先生心性很好,而且画的小战士很朴实,一般人到哪儿写生的时候有目的性的,而在邵璞身上我想到了像鸿毅法师一样,经历多了以后这样会超脱一点,职业不同的转化,但是邵璞先生依然内心世界保持着文学、诗歌、美术,这样一个人性当中最美的闪光点,依然现在保持着……


赵忱发言


 

人剩的不多了,但是含金量还是很高,我是觉着我很喜欢今天座谈会,喜欢今天来的嘉宾,喜欢邵璞先生的诗,我是80年代的校园里的小屁孩,赶上80年代比较尾部的部分,对于朦胧诗带着一种崇拜的心情去阅读,读的也不多,可能是今天这个现场我是最不了解邵璞先生。但是接到这个任务之后,特别谢谢颜慧,谢谢文艺报,谢谢作家出版社,在这件事情想到我,我机会跟着邵璞先生重温80年代,我觉得还不止,在眼下的时局里很好。过去十几年间盲目的文化跟贪婪政治腐败,刚刚好告一段落。这个时候刚好有这样一个契机来接近邵璞先生的诗作,来了解邵璞先生,我觉着是接近美的一种方式,所以我觉得还是很开心。另外我觉着邵璞先生应该是很幸福的,一个人可以把诗跟画在当代,在古代文人画那些都是诗人,可是在今天的社会,画家就是画家诗人就是诗人,很多都是为了钱而画,所以刚才两个老师讲到,邵璞先生的诗雅正我也很同意这个词,我很喜欢诗里头这种感情,节奏,句式。我其实觉着他的诗是跟适合歌唱的,好像你的诗我不大懂,但是我觉得你的诗像被谱了曲子的词,你不念出来都对不住这些诗,什么都冷了的时候,他还是热的,别里面,来了又去是翩翩少年和盖在头顶的桂冠,还有大家说的女同学宿舍,我们没有理所当然的借口,就是想去坐坐……

 

 

寒小风发言:

 

忍不住想说两句,其实我也不是评论家,邵璞是我很多年的朋友,他1985年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调到文艺报的时候就认识了邵璞,这个朋友两个字,率性,不管是诗还是画,他送我那本朦胧诗,我当时看有女生宿舍,很耐读的,很上口,还有他的思想,我当时就说邵璞是一个很有范儿的文艺秧子,这人特有范儿,有这种文艺范儿,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他的诗我基本这么多年都读过,毕竟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就说两个字率性。包括他的画,胶墨绝对不是一个不讨巧的活,不适合挂在大会堂,适合挂在书房里,慢慢的欣赏。所以我今天想表达什么,邵璞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几个想表达的,第一希望你老而淳,老而真,尤其画好像比诗还有后劲,你看他经常发一些微信,我也收到他的画,他心中有很多东西想要用这种形式来表达,我非常喜欢这幅画,改天你送我一幅,我挂在书房……


杨锦发言: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参加邵璞的作品研讨会,在座的很多文学界的专家、前辈和老师,也有很多朋友,我刚开始看这个名单发现自己是局外人,细细听来我自己是局内人,因为我自己也喜欢诗歌,另外也是中国作协会员,担任我们中国公安副主席,所以听着听着就非常熟悉了。我觉得今天参加作品研讨会也非常高兴,颜慧给提供了个学习的机会,非常感谢中国作家出版社。我觉得邵璞作品研讨会,从我个人来说,与其说是研讨会,不如对80年代校园诗人或者朦胧诗进行一次纪念活动更有意义,这个会在10年前或者二十年前开会更好,更有现实意义,今天开对于邵璞来讲他毕业30年,更有一种纪念意义,刚才各位老师讲了很多很好的评述,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学习,因为我跟邵璞也是同时代的人,我80您进黑龙江大学,我们当时也创立了诗社,后来大学弄诗团,也是跟各地学校联系比较多,包括上海有很多校园诗人,我们在30年前有学过,还有女生宿舍,还有星星,还有三轮车,单身车票很多印象都很深刻,我觉得那时候校园诗人改革开放,其实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东西,阎书记讲得像邓丽君的歌一样,润物细无声。所以我觉得邵璞的诗非常有个性,也非常有特点,而且我看了朦胧诗当时1986年,我们很多人都收藏了这本书,虽然看起来样式很陈旧了,但是在书柜里边放了快三十年,还是非常珍惜的……


霍俊明发言:


 

今天来也不是为了说话,主要对邵璞兄致敬,因为在80年代写诗,今天成为一个记忆。实际上把邵璞再归为朦胧诗肯定是不对的,他还是处在大学生的背景之下。首先邵璞兄诗,每一个人的写作是有来历和出处的,刚才各位老师谈了非常多,读了邵璞的诗从80年代到90年代,他的诗歌变化并不是很大,刚才老师也说到了一点。我觉得读他的诗歌首先想到对当年诗歌声音的说法,首先邵璞他的诗歌肯定是面向自我,但是这种自我又是敞开的,为什么读起来有同感,他的自我还是面向公众,邵璞兄诗歌的声音他恰恰是一种宣告性的,包括刚刚很多人提到,当这种宣告性的声音有几个特点,我就说几个点。一个是他带有80年代文化符号,他还是公众印象比较多,比如江河大山旭日、路灯这样印象是比较多的,再一点从他的旅程来说,这种领域是他基本的修辞手法。再一点他诗歌正是因为面向一种公共的,外在的声音比较明显,他跟歌词好像区别不是很大,包括甚至有的诗歌押韵是非常严谨的,所以他的声音决定他的公共性。同时他的诗歌里面还有一点,在朦胧诗也好,还是当年大学生诗歌里面有一种箴言警句,也是当时大学生写作的特点。还有一点面向一些题材的,带有大学的烙印,他们当年写诗,比如张小波,我在读两首关于城市诗歌的时候,还是80年代,肯定比较多,对科技城市的赞颂,但我觉得到了今天这样的诗歌,包括这种题材写作是值得进一步推动的……


高伟发言:


 

我是昨天下班收到诗集的,我在读邵璞诗集过程中,始终是充满着一种闪回,跟人印象的一种交际,我在对他的回忆和诗歌的品位中,感受到他的诗和他的人。这也是我跟邵璞隔了有将近25年以上之后,我们精神上的一次交集。读书过程中我也感觉到,邵璞原来在85年、86年作为年轻人,我们一起在北戴河留下过我们的欢笑,那么近的距离,曾经读过他的《朦胧诗选》,这次隔了这么长的距离,重温他的作品。同时读诗过程中也回答了我前段时间从新闻中得知他以一个画家的身份出山的疑惑,怎么隔这么多年,邵璞变成一个画家,我读诗以后有一种顿悟,就是邵璞是一个真性情的人,他有一颗多情自由的心,这一点我感觉非常深。最后他离开我们作协,奔赴他的自由生活,天马行空的生涯觉得也是符合他的听性。唯有这样一个多情、自由的心,才有他的诗和画,刚才评论家说了很多读他作品的感受,我最主要一点就是感觉到他的诗歌里面给我印象最深得,他诗歌里边有一种诗、音、画三位一体的感觉,真正能把它打通的人非常非常少,他的诗歌里面有一种音律性,我在读诗过程中也发现,他的诗歌里边居然有那么多押韵的地方,有的诗歌甚至就是比如我刚才举例子,一个红豆,这是非常好的歌词,后来我看了一下押韵的东西非常多……


研讨会图集

 

 

 

 

 

 

 

 

 

 

 

 

 

 

 

 

合影

   【上一篇:彭程:“中国梦”的文学表达     下一篇:织就“三张网”,提升流动人口信息管理 】    【返回】  

更多